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博华展

民航局发布调控新政 到底能不能让我们正点起飞?

  2017-09-28 09:32:01   来源:旅界  作者:饶贤君

手机阅读

  新政提出,2017年冬春航季,取消非协调时段,实施24小时全时段航班时刻协调分配管理,重点机场实施航班时刻总量管理。

  日复一日的晚点与延误正成为中国民航业的绊脚石,但一个治标不治本的调控新政还不足以除去这个顽疾。

  调整与预警

  成绩不好的“孩子”不仅没有糖吃,可能还要挨板子。

  近日,民航局发布《关于把控运行总量调整航班结构 提升航班正点率的若干政策措施》,一系列关于调控航班总量、优化航班结构的措施引发了民航圈内的大震动。

  新政提出,2017年冬春航季,21个航班时刻主协调机场维持机场容量标准不变,同时取消非协调时段,实施24小时全时段航班时刻协调分配管理,重点机场实施航班时刻总量管理。

  这一措施主要针对是原本个别航段或航路点容易因流量过大而波及整个航线网络、产生拥堵积滞的情况,航班时刻的协调分配管理,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积滞状况。

  新政中还规定,最近一年内未发生机场、空管等原因导致的严重不安全事件,且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至少9个月不低于80%的机场可以调增机场容量,这有利于成都、西安、郑州等二线合规机场的“放量”。

  而对于出现机场航班放行正常率在最近一年内有9个月低于70%,或因机场不停航施工、机场净空环境受到破坏等原因导致机场保障能力明显下降的,应调减机场容量标准。

  民航局对于航班放行正常率的把控程度已经愈发严格。

  此前,正常率不达标的机场仅仅是不能增加新的航班,而新政将对已有航班进行调减,惩罚力度更大。且之前准点率的标准以全国机场的相对排名来确定,如今以绝对数值来确定,要求更严。

  根据飞常准发布的8月各机场准点率来看,全国28个千万级机场仅乌鲁木齐地窝堡达到了要求,其余机场准点率均在70%之下。因此,新政正式实施后,将对各大机场的容量标准产生极大影响。

  一线的“待遇”

  首都机场、浦东机场,不仅是这两个“屡教不改的典型”,一线城市机场受到新政的影响显著大于其他城市。

  根据9月26日民航局发布的公告,首都机场因4-8月连续五个月数据不达标,自9月25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停止受理其客运加班、包机和新增航线航班申请。

  浦东机场则稍好一些,7-8月连续两个月数据未达标,同时因2-5月份连续四个月数据不达标,自9月25日起至12月31日停止受理其客运加班、包机和新增航线航班申请。

  同时,根据新政规定,首都机场及浦东机场将从2017冬春航季开始按照机场容量标准75%的目标调减始发航班数量,这一对难兄难弟或许将成为首批调减航班的儆猴之鸡。

  中金机场行业分析师杨鑫表示,“新政中对于始发航班的定义尚不明确,如果仅指停场飞机早晨出发的第一班,则实际需要削减的航班量非常少。”

  不过,即使是削减量不大,对于两大机场及相关航司来说也会涉及到大量的调整,总体来说高峰时段航班将被调整到其他时段,夜间始发航班可能会增加,航班结构将显著变更。

  海通证券交通运输行业研究员虞楠表示,“调减航班可以通过换宽体机、增加执飞率的方式应对,同时调减后航线价格可能会上浮,因此整体看来不会有太大影响。”

  除此之外,新政还规定,北上广航班时刻池将优先用于国际及港澳台航线,同时三大一线之间的对飞航线不再增加新承运人,四大机场不再新增至年旅客吞吐量200万人次以下支线机场的航班航线。

  业内人士指出,这一政策对于北上广原本的承运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消息,同时新政能够有效优化航线网络结构,减少低运力航线对资源的浪费。

  改变而非变革

  遥远时代的大禹就已经明白了堵不如疏的道理,民航局的新政却依旧是缝缝补补的小打小闹。

  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2017年全国民航航班平均正点率66.22%,同比下跌9.27%,平均延误时间30分钟,同比增加11分钟。

  国内数据统计中,对于延误30分钟之内的航班视作正点,也就是说,平均下来全国每三个民航航班就有一个晚点超过60分钟。而如果将延误改为国际标准要求的10分钟之内,正点率数据将更低。

  导致这样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民航市场快速发展带来的众多航班以及高负荷。

  《2016年中国民航发展概况》数据显示,我国民航1990年实现旅客周转230亿人公里,共计437条航线,而2015年旅客周转7270亿人公里,总航线3142条。

  民航业的爆发式增长对机场基础设施建设、空中运输网络带来了巨大压力。民航局副局长王志清表示,在民航系统持续满负载运营下,“新政是应对当前行业发展形势的必然选择。”

  另一方面,不少专家及业内人士都坦言,国内民航空域上的限制也制约了民航业的发展。

  据介绍,目前我国实行军方主导、条块分割、固态使用、静态管理的空域管理模式,从数据上来看,我国用于民用大型航空器通行的空域不到20%,显著低于国际水平。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每次遇上空军军事演习,民航航班就会出现大规模大面积延误。

  “用一种形象的方式来说,你可以时刻发现首都机场上空半小时航程内同时有45架起飞、降落的飞机,他们可能一架追着另一架的屁股,也可能在安全距离内面对面擦身而过。”

  在原有系统内的“取长补短”或许会有一定的改善,但真正要打破民航业如今面临的束缚,这些措施依旧不够。

  虞楠认为,调减机场容量、航班治标不治本,但未来几年民航业的继续发展以及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有可能倒逼空域改革,届时,或许才能真正实现“飞常准”。

分享:
2017大住宿品牌增益资产管理交流会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