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年度退市第一股新都酒店的悲剧是如何上演的?

  2017-05-19 08:47:50   来源:旅界  作者:饶贤君

手机阅读

  梦碎的不仅是新都酒店,还有众多的投资者。目前新都酒店股东总人数为2.31万户,共计持有34亿财富的“忠实”投资者将迎来残酷的黑暗。

  新都酒店长达两年恢复上市的努力最终梦碎,这一出上演了辉煌、背叛、内斗、重生、落幕等戏码悲剧的背后值得深思。

  回归梦碎

  5月17日晚间,*ST新都(000033)发布《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正式为自己长达23年的上市历史画上尾声。

  公告显示,因2013年度、2014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5年5月21日起暂停上市。

  2017年4月25日,深圳证券交易所收到《关于深圳新都酒店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度经常性损益数据的进一步说明》,表明公司2015年度经调整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超1700万。

  根据相关规则,股票被暂停上市后申请恢复上市,要具备暂停上市后的首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正值等条件。而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新都酒店不符合这一规则,将正式退市。

  消息一出,不啻于一声平地惊雷。新都酒店在停牌之前以15个涨停板的如虹气势引发了市场关注,不少人纷纷看好新都酒店将在复牌后恢复上市或是“成功卖身”。

  然而,在经过了两年的挣扎之后,新都酒店依旧没能挽回自己的上市地位,正式宣布退市。一时间叫好者有之,怒骂者有之,更多的是惋惜以及警醒。

  梦碎的不仅是新都酒店,还有众多的投资者。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新都酒店股东总人数为2.31万户,这2.31万共计持有34亿财富的“忠实”投资者将迎来残酷的黑暗。

  据独立投资人子卯透露,一般退市股市值大约在10亿元,而新都目前的市值是45亿,这意味着大约15个跌停板。“股价现在约8元,连续跌停后可能低于2元,这将是投资者财富的大缩水。”

  一位网名为“牛人天生一副熊样”的网友感慨,“一下子刀架在了脖子上,下半辈子生活都改变了。”另一名网友则表示,“一晚上没睡,抽了四包烟。”

  新都悲歌

  新都酒店的倒下,对于众多旅游企业来说有着深远的警醒意义。

  1994年作为深圳第一家上市酒店的新都酒店,也曾经有过自己的辉煌。2000年,新都酒店的股价一路飙升至19.39元,成为了当年旅游行业上市公司中的明星之一。

  然而,新都酒店似乎觉得完成上市就已经志得意满,可以安于现状了。从1994年上市开始,营业总收入从1.73亿跌至2014年的6400万,扣非净利润更是从2006年开始连续9年为负。

  据新都酒店方面称,业绩不佳、连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市场竞争激烈、经营成本上升。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新都酒店在早期因为地理位置好且高星酒店极少竞争,盈利能力较强,但随着越来越多高星酒店进驻,而新都却无论在设施还是扩张上都在原地踏步,逐渐衰退是意料之中的事。”

  不仅管理不善要背锅,新都酒店多年来还深陷在内斗和官司的泥潭之中。

  2005年,新都酒店起诉公司原副董事长黄振汉及其关联方北京利业行商贸有限公司、置业行有限公司、深圳峰景台物业发展有限公司,要求赔偿该公司投资损失共计7328万元。

  在这笔1994年由黄振汉发起的投资中,新都酒店没有获得分毫利益,截至2005年年底,还有7000多万元本金未收回。值得注意的是,三家项目中的相关公司实际控制人都是黄振汉本人。

  这一不知道应该定性为投资还是骗局的项目,连诉讼期都长达4年,为新都酒店带去了沉重的诉讼费负担。最终,新都酒店在2008年通过诉讼收回了3500万元。

  14年间,一项7000万元的房地产投资却只收回3500万,新都酒店错失了自己迅速扩张发展的黄金时期。1994年深圳房价均价为6738元,而如今这一数字已接近5万。

  从这一事件中还没回复过来,新都又迎来了自己的控股股东——光耀地产捅来的“刀子”。2011年,光耀地产在新都酒店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几位借款人签订了由新都酒店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担保借款协议。

  这一打击相当沉重,新都酒店的酒店大楼及旗下一些房产被查封,数百万资产被冻结。从当年开始,新都酒店开启了每年超过1000万扣非净利润亏损的连续亏损之路。

  黯然落幕

  新都酒店并非没有想过改变与创新,但可惜的是每一次尝试都付诸东流。

  新都酒店的第一次尝试是卖壳,2015年4月10日,新都酒店公告称将以4.09元/股的价格收购华图教育100%股权,实现华图教育的借壳上市。

  然而,就在同年5月21日,新都酒店被暂停上市,华图教育随即决定终止此次借壳。

  卖壳不成不说,自己的上市公司地位都岌岌可危,新都酒店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醒了过来,决定通过创新改善自身业绩。然而不得不说,新都觉醒的太晚了。

  根据新都酒店2015年及2016年年报,新都酒店在2015年从前三季度的亏损中扭转过来,实现净利润近7000万元。而2016年,其再度实现净利润的扭亏,实现净利润接近600万元。

  互联网业务是新都在这两年逐渐有了走出困境迹象的主要功臣。其2015年1183万互联网业务收入在2016年翻了三倍达到3513万,成为了业务占比仅稍稍次于酒店经营业务的第二大业务板块。

  从互联网业务中尝到了甜头,新都的动力更加充足。

  2017年3月17日,新都宣布将以现金增资的方式取得广州铭诚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意图全面进入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提高上市公司的经营规模和持续盈利能力,向科技领域发展。

  可惜,在资本市场似乎很难有浪子回头金不换这样的美事。在堪称黄金的23年间作死了自己的新都,面临着退市的定局,增资控股铭城的想法也注定成为泡影。

  从辉煌一时走到黯然落幕,回首新都酒店的23年,一个单体酒店上市的浮沉跃然纸上:传统旅游行业竞争日盛、管理不善不思进取日益滑坡、互联网+带来新生…

  新都的未来或许已经难以挽回,但对于众多依旧不知出路的传统旅游企业来说,新都酒店最后的幡然觉醒或许能够为他们敲响一个警钟。

分享:
旅游科技大赛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