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途说

店长阻止反被暴力殴打!酒店色情小卡片究竟谁来管?

  2017-06-19 08:25:18   来源:周到

手机阅读

  现有法律对于发放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违法成本低,导致“卡片党”有恃无恐。

  不少旅客在入住酒店时都会遭遇“卡片骚扰”。这些从门缝偷偷塞进来的小卡片,上面往往发布色情信息,成为酒店业的“牛皮癣”,酒店和住客都深受其害。而酒店方在阻止“卡片党”过程中,甚至被暴力对待。本月在全季酒店,就连续发生两起暴力事件,员工在拦阻“卡片党”散发小广告时,遭到对方的暴力殴打。

  “卡片党”为何会如此猖獗?酒店黄色“小卡片”究竟该谁来管?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对于在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对此,酒店业内人士呼吁,能够完善相关立法,解决酒店“牛皮癣”。

  店长阻止“卡片党”被打

  6月2日晚17点40分左右,松江全季酒店员工在监控室发现2名“卡片党”在7楼派发招嫖广告,立即用对讲机进行了通知。店长随即与员工一起前往7楼查看。刚出电梯口,即与这2人相遇。店长要求他们立即交出剩余的非法广告,并称已报警。但其中一人非但不收敛,反而破口大骂!此时,店长发现他手中还有大量小广告,想上前予以收缴,作为他们违法行为的证据。这时,其中一人突然挥拳猛击店长脸部及头部。客房阿姨见此拨打了110,警察也很快赶到。最终成功扭获一白衣男子,另一人通过消防楼梯逃脱。

 

  让人惊讶的是,店长认出这两人在今年的2月27日也在酒店散发小广告,被扭获后移交警方处理过。但时隔3个多月,他们又故伎重演。110接警民警将白衣男子带走,因散发黄色卡片对其予以24小时拘留。

  而在3天之后,6月5日晚,杭州全季酒店保安在大堂时发现有发小卡片的人员,上前阻止并报警。这些“卡片党”被警方带走后,为了报复保安,过后居然直接带了几个人到酒店把保安带到后门监控盲区进行殴打,导致保安鼻子出血,多处淤青。“卡片党”打人之后扬长而去。

  实际上,酒店方因为阻止“卡片党”散发小卡片,员工被殴打的情况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根据华住集团的统计,旗下2800家酒店中,就有467家酒店都发生过因劝阻不良卡片而遭遇伤人或恐吓事件。而遭受不良卡片“入侵”的酒店数量,更是超过一半。

  酒店使出浑身解数仍防不住“黄色小卡片”

  为何酒店防不住黄色小卡片的“入侵”?对此,华住酒店集团CEO张敏今天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仅靠酒店自身的力量,很难防住小卡片的入侵。

  张敏向记者介绍,从管理层面而言,因为酒店属于公共场所,酒店方无法对进入酒店的客人进行一一甄别,所以也无法阻止“卡片党”进入酒店,更多的办法是从技术层面,通过硬件设施升级进行控制。

  比如安装酒店电梯的门禁系统,实行“梯控”,只有刷卡,才能进入所在的楼层。甚至在消防通道大门也装了门禁。但是“卡片党”会尾随客人一起进入电梯,门禁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还有是在门缝底下装密封条,让小卡片塞不进去,但同样收效甚微。“那些发卡人员甚至会大力撞击房门,将门撞得变形,然后再把卡片塞进去。”张敏告诉记者,酒店酒店方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卡片党”都有应对的策略,防不胜防。

  更头疼的是,“卡片党”还会雇佣未成年人,进行发放卡片的行为。“未成年人进入酒店发放小卡片,一方面员工不好阻拦,另一方面即使被抓到了也会免于处罚。”张敏认为,酒店遭遇“卡片骚扰”已经是个普遍现象,虽然问题看似很小,实际危害却很大,不仅严重扰乱了酒店正常的经营秩序,甚至还危及酒店员工及住店客人的人身安全。“去年的北京和颐事件,就是住客被‘卡片党’暴力殴打,还有前年发生的上海桔子酒店事件,员工因劝阻发卡被‘卡片党’持刀捅伤,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张敏认为,这些流血事件的发生,也并未遏制“卡片党”问题,根本问题还是现有法规被钻了空子。酒店方尽管做了诸多努力,但是单靠酒店的“人治”是无力的,必须靠“法治”控制“小卡片”。

  发放小卡片处罚成难题

  为何“小卡片”屡禁不止,“卡片党”如此猖獗?记者采访中发现,这主要是根据现有法律,对于发放小卡片的行为,如何惩处尚存在着法律空白,违法成本低,导致“卡片党”有恃无恐。

  法律人士介绍,“散发小卡片”的行为,从表面上看,牵扯到多项法律法规,但由于卡片内容并没有明确的招嫖表示,而且卖淫嫖娼需要抓现行,因此要将散发小卡片行为定性为招嫖、卖淫嫖娼乃至组织、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很困难;散发小卡片的人一般是尾随客人或者悄悄溜进酒店楼层将卡片塞进客房,因此公安机关也不将其定性为扰乱单位、公共场所秩序,难以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有关规定进行处罚;目前在我国,酒店被视作“公共场所”,在酒店发小卡片,不被认定为是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所以无法定性为我国《刑法》的“非法闯入他人住宅罪”。因此,公安机关对于散发小卡片者,往往只能是批评教育就释放了。只有发小卡片的人和酒店员工发生了肢体冲突、造成了人身伤害,公安机关才能对他们进行处罚。没有酿成严重后果的,也往往是拘留24小时了事。

  而在现实执法中,无论是对在酒店发放小广告行为的管理,还是事后的处罚,都比较模糊,力度也欠缺。上海桔子酒店伤人案主审法官朱锡伟通过长期的司法实践发现,酒店中散发的小广告与卖淫嫖娼行为存在很大的关联,而散发小广告的行为屡禁不止也有多方面原因:一是法律对散发黄色小广告的行为打击力度不够。“公共场所发布小广告属于城管管理,如果内容涉黄则归属公安。就算涉黄被警察抓住,单凭发广告的做法也很难予以处罚。即使通过小卡片的联系方式进行侦查,也非常耗时,因为散发广告人员与实际联系人员以及色情服务提供者往往彼此独立。” 还有就是一些酒店对此行为采取放任态度。很多酒店员工认为事不关己,不愿多管闲事,搞不好挨了打还无法处理。朱法官认为,想要根治这种“顽疾”,需要多部门联合发力。

  业内呼吁完善立法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酒店小卡片这一顽疾?此次,作为小卡片的受害代表,张敏决定站出来发声,她呼吁相关部门能够完善立法,明确禁止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相关处罚措施。

  据了解,对于在酒店内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主要适用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及《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两部法规,但这两部法规都没有对发放色情小卡片的处理和处罚办法。

  对此,张敏呼吁,公安部能够出具相关司法解释,对于闯入酒店散发小卡片的行为: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定性为扰乱企业秩序,并给予处罚;小卡片内容隐含招嫖信息的,应当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6条规定定性为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并给予处罚。

  而在已经实行30年的《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中,能够增加“严禁在旅馆内散发小卡片,并规定处罚措施。”的内容。张敏还希望,地方机关在国家未出台相关规定之前,可以先行制定规范性文件。

  “今天,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放弃努力。我们努力过了,没用。接受现实吧!第二个选择,推动立法,保护我们的行业,我们的客人,我们的员工。”张敏表示,酒店业深受“小卡片”危害已经久矣,必须有人站出来发声去推动这一痼疾的根本解决。“目前我们已经向中国旅游协会提议,希望协会能够联络各位同行,代表酒店行业,推动法律法规上的改变。酒店的客房区域,应当被当作私人场所尊重和保护;在酒店发放小卡片,应当有明确的定罪量刑指引。”

分享:
18届新发现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