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三亚海棠湾还能容下几家五星酒店?

  2018-05-12 08:34:00   来源:旅界  作者:浩熙

手机阅读

  当更多的大鳄开始分食海棠湾乃至海南的红利蛋糕,短暂的烟火升空后,火药味正在弥漫。

  100平方公里内,19家五星酒店血战在即。

  决战海棠湾

  三亚海棠湾这块奢华酒店的角斗场战况愈来愈激烈了。

  过去几年,在海棠湾这块风起云涌的五星酒店建设浪潮中, 三亚晋合艾迪逊、三亚海棠湾红树林酒店、三亚保利瑰丽酒店等开业及在建的34个高端及奢华酒店你方唱罢我登场,资本浪潮也在这100平方公里内起起伏伏,上演一幕幕龙争虎斗的好戏。

  三亚·亚特兰蒂斯

  现在,终于轮到郭广昌投资过百亿的亚特兰蒂斯登场亮相了。

  两周前,正式开业的三亚亚特兰蒂斯在海棠湾前由一场亮瞎整个三亚夜空的烟火秀狂欢拉开序幕,随后海底餐厅、海底套房,失落的空间水族馆或者地狱厨神戈登.拉姆齐麾下的超人气餐厅开始在媒体上不厌其烦地讲述着动人的故事。

  烟火绚烂,但当下对复星旅文来说更为紧迫的局面是,作为三亚海棠湾刚刚开业的第19个奢华酒店品牌:亚特兰蒂斯前有狼,后有虎,中间还有小老鼠。

  仅是身边不足五平方公里的范围,亚特兰蒂斯就面临香格里拉、艾迪逊、香格里拉、喜来登、君悦、康莱德、红树林、索菲特、万达文华、瑰丽等十余家开业已久的强敌竞争。

  如今,兵临城下,亚特兰蒂斯和郭广昌做好了开战准备。

  “海南不缺酒店,但缺旅游目的地,尤其是适合全家游玩的旅游目的地。”这是郭广昌对为何三亚亚特兰蒂斯在海棠湾与众不同的官方解释。

  无独有偶,万豪旗下定位生活时尚类的酒店品牌艾迪逊公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亦表示,由于品牌之间定位差异较大,竞争反而有利于把海棠湾这块蛋糕做大。

  当然,蛋糕取决于海南旅游市场的整体情况。

  据统计,2017年海南全年接待游客6745万人次,同比增长了12%;实现旅游总收入8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去年全年接待入境人数达到了111.94万人次,同比增长49.5%。旅游外汇收入6.8亿美元,同比增长94.6%。

  同时,突如其来的政策东风势必让更多国际五星酒店巨头嗅到一丝大战来临前的血腥味。

  4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提出,在住宿方面推进经济型酒店连锁经营,鼓励发展各类生态、文化主题酒店和特色化、中小型家庭旅馆,积极引进国内外高端酒店集团和著名酒店管理品牌。

  当更多的大鳄开始分食海棠湾乃至海南的红利蛋糕,短暂的烟火升空后,火药味正在弥漫。

  危机初现

  战争号角吹响前,就有人先倒下了。

  不是所有的海棠湾项目都像亚特兰蒂斯一样可以一帆风顺开业,葛洲坝投资95亿元倾力打造的旗舰旅游地产品牌——“海棠福湾项目”就在去年遭遇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挫折。

  海棠湾曾经的One&only,如今已换牌嘉佩乐

  曾经,One&Only酒店是葛洲坝福湾许诺给业主配套业态中的神来之笔,但2017年8月,该项目曝出被One&Only酒店的母公司法国柯兹纳国际紧急撤牌,留下的“半成品”也由嘉佩乐(CAPELLA)酒店集团于今年1月接盘。

  一场闹剧后,也让业内将目光再次锁定在海棠湾这块兵家必争之地——毕竟再没有哪个酒店、地产巨头会像错过20年前的亚龙湾一样再与蓬勃崛起的海棠湾失之交臂了。

  要知道20年前,三亚孕育了亚龙湾,而亚龙湾则全面提升了三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只不过2015年三亚太阳湾柏悦酒店开业后,亚龙湾的酒店分布早已接近饱和,高星酒店的战火才由此烧向海棠湾及三亚周边。

  华美顾问集团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认为,由于海棠湾是三亚仅次于亚龙湾的理想地段(海棠湾的水流比亚龙湾急),拿地成本高和地段优越决定了其高端的定位。

  “并且三亚的高端酒店已经供大于求,如果项目投资额过高,对投资回报来说压力较大。”

  是的,5亿元建起一家三亚五星级酒店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今天的海棠湾要建同等规模的五星酒店,投资额至少要翻三四番乃至没有上限的投入——例如亚特兰蒂斯项目的110亿元以及嘉佩乐项目的95亿元。

  即使哪怕可以靠周边业态乃至卖房回血,拿地成本与酒店回报较慢的周期始终是悬在海棠湾业主与酒店管理方上方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而据葛洲坝内部人士向旅界爆料,One&Only酒店之所以紧急撤牌,并不完全是外界盛传的酒店工程问题导致管理方与业主方合作破裂,“也有对该项目盈利信心不足的原因。”

  事实上,三亚过夜游客量年均增长超过10%,但高端酒店的客房增长远高于此,据赵焕炎统计,三亚五星级酒店每间可供房收入至2016年末曾连续7个季度同比下降,直到2017年二季度才开始同比上升。

  携程旅行网一位员工则称,海南高端酒店淡季订单接近四成,旺季在七成以上,季节性差异明显,“海南高端酒店相对集中,很小的区域内聚集了几十家高端酒店,到了淡季明显供大于求。”

  三亚旅游主管部门一位官员亦表示,“加上酒店式公寓和周边同质化酒店的竞争,三亚区域高端酒店的房价和开房率今后几年还将会下降,竞争格局将会发生大调整,新酒店或将面临开业就亏损的情况。”

  商战从来都是如此血腥。

  境外红利

  当国内游客市场争夺陷入僵局,海棠湾的机遇或许来自境外。

  4月18日,公安部和国家移民管理局在北京举行59国人员赴海南旅游入境免签新闻发布会,自2018年5月1日起,在海南实施59国人员入境旅游免签政策。

  “59国人员赴海南旅游入境免签,象征着海南入境旅游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三亚市旅游协会秘书长赵宽。

  《三亚市全域旅游发展规划(2016-2020)》也特别提到,在太平洋西岸为数众多的旅游岛屿及旅游城市中,三亚游客量总数相对较高,但入境游客占比非常小,远低于热门的滨海旅游目的地,如日本冲绳(年入境游客98万人次)、泰国芭堤雅(年入境游客100万人次以上)等。

  外需不足成为三亚乃至海棠湾旅游未来发展的内伤,而迎来境外游客,酒店产品的差异化尤为重要。

  同时,海棠湾的五星酒店价格集中在3000-7000元/人民币/晚居多,但像马尔代夫白马庄园、Soneva Jani这样真正金字塔尖的五星酒店尚无一家。

  以同样近期开业的马尔代夫Soneva Jani为例,虽然价格高到人均人民币3万+/晚,但每间客房均拥有一条从别墅露台直通大海的水滑梯,迅速成为全球网红打卡酒店之一,在国内最流行的短视频社交软件抖音上也经常出现上百万点赞的火爆盛景。

  马尔代夫Soneva Jani酒店

  至于马尔代夫另一家LVMH旗下价格不遑多让的白马庄园,如今也早已沦为全球土豪们的乐土,值得一提的是,据该酒店员工透露,旺季时,中国客户的入住率在白马庄园甚至可以超过80%。

  可见只要酒店定位对全球New Money阶层能够产生足够吸引力,客房的定价并不是问题,而这显然值得海棠湾业主们在引进外资酒店管理品牌时细细权衡。

  目前来看,三亚亚特兰蒂斯的水世界、水族馆、海底餐厅也正在成为网友们热衷分享的社交媒体宠儿,但能否成为下一个中国的网红景点还需要复星和酒店管理层细细打磨。

  复星旅游文化集团董事长钱建农透露,复星已在海南投资了入境游、马术等体育项目,目前正在洽谈让更多国际游客进入三亚的方案,未来复星的合资公司Thomas Cook还将计划开通欧洲到三亚的直航航班等等。

  值得关注的是,国务院4月4日发布的《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还提出将在海南试办一些国际通行的旅游体育娱乐项目,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这对海棠湾发展国际旅游业显然也是利好消息,毕竟在一个日益开放的环境里,类似博彩等行业,禁是禁不住的,堵也是堵不住的。

  既然禁不住、堵不住,倒不如适度开放,开设“博彩特区”,由国家严格管控,以此来调节博彩市场的需求也正对中国当前开放的大环境。

  毕竟新鲜感会过期,国人的假期又太短暂,而赢得一个好的国际口碑则是永恒的金饭碗。

  所以,海棠湾未来能容下几家五星酒店?或许更应该问问经营者自己。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