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老干部"遇上"新时代"国宾馆的前世与今生【寻礼】

  2018-06-14 09:14:46   来源:迈点网  作者:May

手机阅读

  由封闭到开放,国宾馆被时代卷挟入市场,终于只剩一条路——变。

  整个行业中,国宾馆是颇为神秘的存在。不同于一般酒店,国宾馆的性质更像是超高端奢华“招待所”,武警守卫,国家领导人下榻之处,在老一辈人看来,是气派,而在年轻人看来,却是老派,更直白一点说,就是“老干部”。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这一年,无数媒体上都可以看到张泉灵的这一句话,正如任何行业都在争先恐后地试图赶上时代,酒店业自然不例外。

  IP大热,酒店+IP已然成为酒店借助外力挤入聚光灯下的主要方式,人工智能黑科技,酒店也花重金在客房、大堂摆上了机器人,就连无论看了多少解读都让人云里雾里的区块链,也有酒店着手研究,甚至野心勃勃想要打败OTA。

  而在这一片追赶时代的呼啸声中,许多国宾馆却似乎始终放不下架子,只靠着“老本”与神秘感吸引一波波来猎奇或是找情怀的住客,却不知道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其实时代呼啸而过的时候,也许已经冲你打过无数次招呼,只是你没有听见,或故意听不见。要么观望,要么死守,完全没意识到在当今时代,看家本事也会过时。《红楼梦》第十三回中,秦可卿托梦王熙凤道: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国宾馆们若沉湎于往日荣华,也不由让人担心是否要被时代抛下。

  见新思变, “老干部”遇上“新时代”,必将火花四溅。

  1.旧建筑与老故事

  国宾馆的“老”,一大半要体现在其建筑上,多是在原有的文物古迹基础上修旧如旧,连草木都可见证百年历史,亭台水榭,也不知道有多少名人曾在此驻足交谈。

  最有名的钓鱼台国宾馆历史可追溯到1958年,为庆祝建国10周年的新中国“打扫干净了屋子”准备请客,便将国宾馆选址于已有800多年历史的北京西郊古钓鱼台风景区。这里是历代帝王们的行宫,也是北京的知名园林。

\

  作为外交场所的钓鱼台国宾馆,由外交部来组织、筹划,新中国著名建筑师张开济主持承担设计工作,而彼时的中国,连现代酒店的概念都没有,更别说打造星级酒店。要在一年的时间内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在物力有限的年代里,说是举国之力并不为过。

  宾馆的建设工程几乎是边设计、边施工,而国宾馆的家具从上海定制,地毯从天津定制,丝绸料从苏州运来,餐具、工艺瓷器是景德镇定制……汇聚了全国的资源。

\

  在园林里造园林,钓鱼台国宾馆种植栽培了4万株花木,300棵油松,数百株樱桃、白玉兰、牡丹、紫罗兰等,与别墅楼交相辉映,集皇家行宫的大气与江南园林的秀气于一身。周恩来视察时说:“人家搞的是大建筑,你们搞的是优美怡静的大环境。里里外外精雕细刻,整体上像是一座大的森林公园!这么短的时间,不容易呀!”

\

  南下杭州。要说建筑历史,西湖国宾馆比不上钓鱼台国宾馆,而建成时间却比后者早个几年,但同样在这里发生过不少令人心向往之的故事。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自南宋迁都至杭州起,有人间天堂美誉的杭州便凭借一汪西湖引得无数文人墨客驻足,“居住在西湖边”,几乎是每一个到过西湖人的幻梦,晚清广东富豪刘学询也不例外。

  1898年,刘学询购置了紧傍西湖的大片土地,这位对园林情有独钟的富豪,亲自担当设计师,不惜从广东老家的宅子里搬家具、拆门板,就是为了让这个宅子尽善尽美。历时8年、耗资十余万银两完成了这一浩繁的工程,取名“水竹居”,也就是后来的刘庄。“西湖得天下之独厚,刘庄占西湖风光之灵秀”,《西湖新志》卷八中这样描述刘庄:在丁家山前,为香山刘学询别业,俗称刘庄。落成之始,粉黛列屋,最称宏丽。

  1953年,刘家人把园子献给国家,占尽西湖绝佳位置的“西湖第一名园”刘庄被定为浙江第一招待所。以刘庄为首,并上同样在西湖边上的康庄、韩庄等几大庄园,共同构成了如今的西湖国宾馆的前身。

  同样是在五十年代,我国著名园林专家、建筑大师戴念慈先生对其园林规划及建筑风格进行了重新设计改建,并经过了数次翻建修整,最终才形成了西湖国宾馆现在的规模与布局。

  再说上海。如果说外滩是上海的“会客厅”,西郊就是上海的“后花园”,叠翠环抱的西郊地区曾是中国民族资本家和“四大家族”的别墅聚集区,这里也见证了中国走向开放的历程。上海的西郊宾馆,前身也同样神秘,如同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的帝王气质,杭州西湖国宾馆的尽揽西湖山色,西郊宾馆的前身则是如同这座城市的气质一般,中西结合。

  虹桥路1921号、414招待所……若要追溯起西郊宾馆的源头,则应该是1948年建成的姚氏“怪屋”。 这栋建筑原是著名建筑商姚锡舟先生大儿子姚乃炽的别墅。之所以被称为“怪屋”,无非是其建筑风格过于前卫——通常在屋外的小桥流水被移到了屋内客厅,一道玻璃幕墙从天到地,又把室内室外连成了一体。这座住宅深受美国现代建筑大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流水别墅”影响,漂洋过海在上海有了模仿者。

\

流水别墅

  1960年宾馆组建,只是那时候还没有名字,且在姚氏住宅的基础上进行了一次扩建,代号为“414绿化工程”,经过此次工程,原来的“姚氏住宅”花园成了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414内部招待所。那时候,宾馆四周用高高的黑色篱笆围起来,对于周边的居民来说依然神秘,直到1980年,西郊宾馆的牌子才正式亮相在公众面前。

  2.国宾馆的历史荣光

  无论是哪一个国宾馆,从诞生之日开始,就承担起了接待国内外领导人、名人,见证历史时刻的任务。酒店的砖瓦树木可能见过最多的领导人们的思索与苦恼,如果它们会说话,都能吐出一部部人物传记来。

  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众多宾馆楼中,以专门接待外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领袖的最为吸引人注意。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首次访华便是住在18号楼,而12号楼,近年来接待过二十多位外国首脑。

\

  从建成之日开始,钓鱼台国宾馆就一直扮演了历史进程中的布景板,华贵却不喧宾夺主,安静而知礼。1974年2月赞比亚开国总统卡翁达总统再次访华,毛泽东主席会见卡翁达总统时提出了“三个世界”划分的思想;1982年9月,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华,入住钓鱼台;上世纪80年代,中英、中葡关于香港、澳门前途问题谈判,是在钓鱼台宾馆进行的。2003年9月27日关于解决朝鲜半岛核危机的中美俄朝日韩六国会议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举行……接待四海宾客,钓鱼台国宾馆从一个侧面生动展现新中国外交的历史进程。

\

  当然,关于钓鱼台国宾馆还有很多有趣的“总统轶事”。1998年克林顿对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据媒体报道,克林顿婉拒了下榻中国大酒店的安排,指明要住钓鱼台。钓鱼台国宾馆共有两套总统大卧室,一套是中式、一套是西式,到访的总统80%都喜欢住中式房,而克林顿的女儿被安排在18号总统楼的西式套间,但她却看上安排给克林顿夫妇住的中式套间,宠爱女儿的克林顿夫妇便与孩子交换了房间。在国宾馆,即使贵为一国之主,他们也都是充满慈爱的为人父母。

  若要说起深受领导人喜爱,坐拥山水风光的西湖国宾馆可以说有过“独得恩宠”的时光。毛主席曾27次入住西湖国宾馆,最长的一次直接住了三个多月,甚至称这里为“第二故乡”,实实在在把这里当家。

\

  如今在西湖国宾馆,还可以看到毛主席当年采茶的地方、赏雪的地方,站在伟人站过的地方,看同样的风景,是不是也会“俱怀逸兴壮思飞”?更加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就是在杭州刘庄起草了新中国第一部《宪法》(草案)。

\

\

  而1972年,中美破冰,尼克松访华下榻西湖国宾馆,由周恩来总理和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携尼克松总统、国务卿基辛格一行,就《中美联合公报》的文本作举世瞩目的最后商定,并在宾馆内的八角亭草签。 1972 年 2 月 28 日,中美双方在上海联合发表公报(即《上海公报》),震惊世界。

\

  44年后的杭州G20,习主席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这个对中美关系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会面,在选址上充满深意,忆古思今。

\

  上海西郊饭店的逸兴亭同样见证了重要的历史节点。1972年周恩来总理与尼克松前脚刚在杭州西湖国宾馆草签了《中美联合公报》,后脚就到上海西郊宾馆公布中美联合公报,此外,2001年上海合作组织首次首脑会议也在此召开。

\

  3.围墙里的风景

\

  两千多年以来,中国人从未停止造园。中国人始终追求的是最佳人居环境和园林里的生活方式,国宾馆便是将园子的风景用围墙小心翼翼包裹起来的一项人文艺术工程。无论外面的城市如何吞噬自然,多元空间如何占据城市,在国宾馆里,你都能返璞归真,找到不一样的风景。

  既然是“国”字头,地段、景色都是最佳位置,甚至因为历史悠久,有的国宾馆就坐落在文保建筑上,随处可见风景名胜与文物古迹。

  站在钓鱼台放眼望去,远处的玉渊潭公园尽收眼底,赶上暮春时节,玉渊潭樱花盛放,一番粉云团簇景象,金秋十月,国宾馆围墙外的银杏大道洒下遍地金黄,枝叶攀援遮天,一道金色拱门。园内,玲珑的假山、曲折的小径和潺潺的流水,一幅天然的园林画卷。《帝京景物略》中曾这样记述钓鱼台:堤柳四垂,水四面,一渚中央,渚置一榭,水置一舟,沙汀鸟闲,曲房入邃,藤花一架,水紫一方。可以说,这里是一个现实版桃花源。

\

\

  爱极游山玩水的乾隆曾在这里大兴土木,甚至亲自为每座亭、台、楼、阁亲笔题写了匾额。如今在西侧翁门上壁,仍可看到嵌着乾隆御书的“钓鱼台”三个字。

  甚至一对原本摆放在圆明园内,被八国联军劫走后的鎏金狮子,在英女王访问中国后正式归还,也安置在18号楼的楼前。

\

  在圆明园、颐和园等一众皇家园林都“飞入寻常百姓家”,放下当年的森严密闭面向公众开放的今天,钓鱼台却保留着一丝皇家神秘,就像故宫中未开放的区域,让人想一窥尘埃中的历史秘密。

\

\

  西湖国宾馆则更为“贪心”,坐落在西湖核心,当地人说,这位置是“西湖中的西湖”,能独揽2000多米湖岸线。近观“苏堤春晓”,远眺“雷峰夕照”,步行可至“花港观鱼”、“曲院风荷”——西湖十景,已被包揽下四景,住在西湖边怎么比得上住在西湖里?

\

  也因此,逃离了一年到头游人络绎不绝的“景区西湖”,在这个“独家西湖”里,你能看到却是专属美景,只要你愿意,推开窗就是西湖。

\

  西湖的日出不容易看到,住在西湖国宾馆,日出可能就在你的窗前。

  人道是,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西湖不如雪西湖。三百多年前,诗人张岱在西湖写下一篇《湖心亭看雪》,“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寥寥几笔,就写出了西湖雪景的寂静之美。不过如今,这美景如今也是难见。气候变暖,南方的雪本就少,能下得纷纷扬扬的更是难得,更别提一夜雪后,杭城的长枪短炮们天没亮就守在西湖边了,断桥残雪、三潭、苏堤…错过这一次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

  而在西湖国宾馆,这一方西湖雪景是独属于你的,未曾被人踏足过的雪径,没有被摄像机占据的湖景,坐在亭中,或许真能体会到张岱的痴。

  除了看独一份的西湖美景,喜欢来这里追寻历史足迹的人也不少。毛泽东采茶处、毛泽东学英语处、G20习奥会的亭子……每一处都值得驻足细品。

  4.最高规格的国宴

  国宴见证一个国家重要外交发展史。历史在一次次的国宴故事里蜿蜒展开,让人难以曲尽其妙。国宴是一种文化展示,它是集中国家饮食文化特色和礼仪文化特色于一体的国典形式之一,浓墨重彩不为过。

  每一次国家的重大活动中,国宴都是备受关注的,每一道菜背后,都有其深刻的文化内涵,而作为领导人下榻处的国宾馆,拿出来的国宴也必然是最高规格。

  钓鱼台国宾馆厨师为宴请国宾烹调的菜有着一个专门的名字——“台菜”。 “台菜”系博采国内八大菜系之长,也广纳世界各国菜肴之精华。上至官廷肴馔谱录,下采民间风味小吃,外及各国元首口味、习俗,构成了钓鱼台国宾馆菜肴的特色风味:清鲜淡雅、淳和隽永。

  佛跳墙作为一道极品国宴菜,曾让里根总统开戒,也让英国女王对制作方法与菜名由来颇感兴趣,甚至表示“要多吃一点”。而金日成喜欢的“香橙狗肉”、西哈努克爱吃的“沙锅狮子头”、邓小平称赞的“中华第一汤”一一“酸辣乌鱼蛋汤”等,同样都是国宴中名声中外的菜肴。

\

佛跳墙

\

酸辣乌鱼蛋汤

  有了美味,自然要有美器盛。国宴是“吃”的艺术,但“功夫”又往往在吃之外,有人说,中国国宴讲究四美:环境美、菜品美、器皿美、服务美,而餐具器皿的精美则更让人赏心悦目。

  2016年的G20峰会,西湖国宾馆的餐具名声大噪。名为“杭州的声音”的手作瓷器,以圆为核心,饱满、圆润,高贵典雅,又气质温润。

\

  就连“习奥会”时喝的盖碗茶杯,也是来自于这一系列。

  5.最戒备森严的酒店

  除了国宾馆,哪里还能看到有武警守卫的酒店?这是国宾馆与一般酒店之间最大的差别,戒备森严。

  在钓鱼台国宾馆,受到外宾高度赞扬的首先是这里的国宾卫士。担任值勤任务的卫士们,每人都有一双火眼金睛,在出出进进的车辆中,不管什么车,只要“证”不对,谁也别想进去。

  而在西湖国宾馆,也需要报备车牌后才能进入,其神秘与安全警备不言而喻。

  6.新时代来势汹汹

  自1983年第一家国际高端酒店进入到中国以来,酒店新时代帷幕徐徐拉开。完全不同于国营酒店的经营模式,严格体系的人员培训机制,对于中国酒店行业来说,无疑都是一次震撼的冲击——原来酒店竟是可以这样做的!

  既已开了一个口,那潮水必然汹涌而来。在往后的几十年里,国际品牌纷纷抢占中国市场,国产品牌也抓住机会崛起,面对几十亿的庞大市场与改革开放带来的消费升级,酒店住宿不再仅仅局限在外交接待,而是体验享受。

  虽然国宾馆们的确占据了极好的地理位置,但是手握资本的品牌同样能用钱砸出一个好地段。以年轻新潮为特色的W酒店,把位置放在了长安街上,临着天安门与故宫,似是对传统的大胆“挑战”;除了西湖国宾馆,西湖边这块宝地上也林立起了大大小小的酒店,奢华如四季酒店,同样占据着里西湖美景,香格里拉、凯悦坐拥一线湖景,更别说“拥江时代”渐渐取代“西湖时代”,钱塘江边的江景房更能吸引目光;而上海更是保持着每隔几天就开一家酒店的速度,疯狂占据着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

  新时代来得太快了,国宾馆还没感到危机,就已空门毕露,面对着已经在欧美市场淬炼过近一个世纪的国际品牌,和接受新时代酒店教育的国内品牌,国宾馆诚然有优点有情怀,但连国际酒店都逃不开面对快速的中国市场而显得僵化落伍,更别说是初衷只是外交接待的国宾馆。

  首先暴露的问题,就是设施陈旧。在点评网站上,住客们在夸过美景后,总是忍不住提一句内部设施陈旧,甚至会闻到十分有“年代感”的霉味,完全达不到五星级的标准。毕竟,五十年代的内部设施,若没有经过翻新装修,显然是跟不上时代的,不是每个住客都愿意与半个世纪前的房间对话,甚至会提出质疑:“现在新酒店这么多,同样价格,差不多环境,我为什么来住这老酒店呢?”

\

  其次,颇受诟病的就是服务质量。国宾馆的一个服务特殊性在于其一段时间内都是政府接待工作,起始就与社会宾馆在附属设施、功能上拉开了档次,不追求高档、豪华成为国宾馆的风格,不同等级执行不同的接待标准并提供不同的接待服务,但是这种根据领导感知来评价工作绩效的做法不利于国宾行业服务质量的稳定。

  管理体制不同于普通的酒店也成为国宾馆的软肋。大多数国宾馆都是国营单位,虽然倡导企业化管理多年,但由于体制束缚,企业化程度有限,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的现代企业制度,因此,机构臃肿、管理层次多、人浮于事、制度僵化等问题并不少见。

  7.国宾馆的求变之路

  在新时代面前,没有人愿意坐以待毙,“老干部”国宾馆也不例外。面向公众开放之后,国宾馆们踏上了求变之路。晚做总比不做好,虽然国宾馆转型晚了些,但凭借着老牌的名声,旧与新的反差,带来更强烈的化学反应,对于既想怀旧,又不愿降低生活质量的客人来说,无疑是最优选择。

  人若想要改变,肯定会先从外貌开始,酒店也不例外。对建筑翻新是国宾馆们求变的第一步。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的土地上生长出了很多个性鲜明异国风情的度假酒店:简约现代的美式风格、奢华的欧式风格,浪漫的东南亚风格、禅意的日式风格……可对于崇尚中华文化的人来说,这些都不是中国的酒店。

  国宾馆要做的,则是展现中国人心中的“桃花源”,带人们找到心中的原乡,因此,既保留传统文化,又体现时代特色的“新中式”成了国宾馆的首选。

  西湖国宾馆在原有的园林中,依然采用抑景、借景、夹景、框景等中国古典园林的造园手法,“虽由人作,宛若天开”,但也不忘运用现代的景观元素,来营造更为丰富多变的空间。

\

  此外,对于客房也进行了整体的翻新,完全的新中式风,青砖为墙,实木为底,落地窗外,便是江南园林,亦或是绝美西湖。除装饰外,配套设施也全部向国际高端酒店看齐,地暖系统,咖啡机,电子猫眼,iPhone 播放器等等现代酒店的豪华配置一样不差。

\

  在OTA与酒店关系难舍难分的今天,大酒店集团们忙着想自立门户,不少国宾馆倒是不介意走下“神坛”,把房间挂上各大OTA平台上,开门迎客。甚至如不少酒店一样,国宾馆们并没有自视甚高,而是重视OTA上的客户评价,通过OTA上的好评,不断传播宾馆的良好口碑,塑造宾馆服务形象,开拓了市场。

  而开发大众消费产品的营销,也没被国宾馆们落下。虽然国宾馆已向公众开放,但其价值决定了价格,并不是每一位消费者都能承受住一晚的价格,这个时候,一些总价更低但又能让消费者进入到国宾馆猎奇感受的产品,如西湖国宾馆的下午茶、钓鱼台国宾馆可网上预订的国宴年夜饭,就显得很有必要了。中国名酒店组织秘书长奚晏平认为,开放大众市场,虽然人均消费水平不如以前,但人次更多,利润也很可观。

\

西湖国宾馆下午茶

\

钓鱼台国宾馆国宴年夜饭

  而对酒店来说最重要的服务理念,在凛冬来临之时,不少国宾馆也在提升与创新。同为国宾馆的山东大厦对于每一个客户群体,都能抓住服务的点。对于亲子客房,山东大厦会提供小抱枕、儿童玩偶;对于女士房,会准备香薰、面膜等;老人入住的房间,则会准备好荞麦心枕头、浴室防滑地垫等。而西湖国宾馆则提供了名为“如意”的24小时管家服务,还可以为客人免费寄明信片,同样也在亲子上花了不少功夫,儿童游乐设施、专门的洗浴套装,样样不少。

  适者生存是市场永恒的法则。不少国宾馆已到知天命之年,站在时代的风口,不前进就会重重落下,历史的馈赠固然珍贵,抓住机遇的能力更为重要,做了五六十年的“老干部”,国宾馆若要“返老还童”,拥抱新时代也是大势所趋!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