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途说

去哪儿网想做"宇宙战队" 还得迈过三道坎

  2016-04-18 16:06:38   来源:品橙旅游  作者:公孙遥

手机阅读

  在国内旅游服务平台中,明确把太空称为“事业”的,去哪儿是第一家。但要成为真正的“宇宙战队”,去哪儿的路还长得很。

  去哪儿网4月1日宣布成立太空事业部后,世界上又发生了几件与之有关的大事:4月9日凌晨,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的SpaceX公司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在海上成功实现火箭回收,意味着人类离廉价的、可重复的太空之旅又近了一步;4月13日,著名天体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在其刚刚开通的新浪微薄上,宣布将启动“突破摄星”计划,即建造一个激光推进的微型星际飞行器,预计最快用20年抵达离太阳系最近的恒星系统———半人马座阿尔法星;4月15日,一位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宇航员预言,大量资金正投入太空领域,平价太空游指日可待。

  就像网友们觉得关注霍金的微博就是“跟宇宙相连”一样,去哪儿也试图跟上世界顶级精英们的步伐,一起向太空征战。在国内旅游服务平台中,明确把太空称为“事业”的,去哪儿是第一家。但要成为真正的“宇宙战队”,去哪儿的路还长得很。

  \

  第一道坎:要摆脱“创新—模仿”的怪圈,去哪儿需要自己的“马斯克”

  马斯克在造火箭,霍金在研究星际飞行,而去哪儿正在招呼人们去曼谷坐热气球。

  这种对比标准当然过于严苛。在去哪儿宣布其太空事业的同时,就明确显示其主要产品仍是一般的空中运动,例如高空跳伞、热气球、直升机、滑翔、蹦极等。此外还有一些航天基地、航天主题文化的观光体验。唯一较为特别的,是筹备中的国内首例冲刺4万米太空跳伞。

  太空旅游是“勇敢者的游戏”,而推动太空事业发展的,总是一些天才的头脑。在欧美,民间商业化太空旅游项目的推进总是跟一些关键人物分不开,比如SpaceX的马斯克,还有他的竞争对手——蓝色起源创始人、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而在我国,在航空事业中数得上名字的,都是官方背景的科学家。

  在去哪儿成立太空事业部的背后,隐隐能看到梁建章的影子。这个在欧美受过顶尖学术教育的成功商人,从2013年二次创业之初,就显示出对太空旅行的兴趣,曾在多个访谈、文章中提到过太空旅行的概念。比如,在2013年的一次访谈中,他在谈及自己的人口观的时候,把太空旅行作为适合的人口政策所能激发的创新之一;2015年接受吴小莉访谈时,他认为太空旅游将成为未来科技发展的划分点。此外,在2015、2016年的新年致辞中,他都曾提及太空旅游。

  如果说,梁建章因其个人兴趣而推动去哪儿成立太空事业部,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梁建章的兴趣仅仅是兴趣,而不是把兴趣变成真正的前沿研究。这当然怪不得他,在民间科学研究经常出现争议的我国文化中,像马斯克这样疯狂的天才难以奢求。去哪儿能在自己的业务版图里单辟出一块,冠以“太空”之命,即使实际的内容只是整合一些现有空中项目,也称得上是对太空情怀、对人类智慧的一次致敬了。

  但这里有个问题。如果这就是去哪儿对太空旅游项目全部的雄心,那么这种简单的“平台”模式非常易于模仿,关键只在于对资源端的把控。在OTA激烈的竞争中,模仿与争夺资源的战役,在其他业务领域已经上演过多次。虽然去哪儿宣称已经率先与国外的维珍银河、国内的金海洋航天这样的科技公司建立合作关系,但在“太空旅游是蓝海”这样日益强化的宣传下,太空旅游资源的竞争争夺也会更加激烈。

  先迈出一步的去哪儿值得尊敬,但如果其他平台企业借助强大的资本力量争夺更优质的太空旅游资源,去哪儿并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在太空领域,最大的核心竞争力是人的智慧。去哪儿需要自己的“马斯克”,虽然很难,但这才是永远走在前沿的秘诀。

  当然,不光是去哪儿,对整个正在逐渐对太空旅游“发烧”的国内旅游业来说,这也是最大的一个坎儿。

  第二道坎:飞往太空的船不能“说翻就翻”,去哪儿需要更好的商业模式

  在去哪儿已公布的太空游业务中,唯一与“太空”比较贴近的,是与金海洋航天科技公司合作的中国首例冲刺4万米太空跳伞活动。据去哪儿网页介绍,在即将到来的5月,就将进行首次10000米以下高空试跳。

  金海洋是一家民间科技公司,其CEO蒋方试图成为中国的马斯克,但他的路显然比马斯克坎坷得多。从资本实力来看,在今年年初的一次访谈中,蒋方透露拿到了几位个人投资者的百万级天使投资。我们可以对比一下,SpaceX仅在2015年接受谷歌的投资,就高达9亿美元;英国维珍银河公司2014年坠毁的那架太空船,就价值5亿美元,而该公司今年2月又发布了新一代斥巨资打造的太空船。

  蒋方多次在发布会、路演、访谈等场合表达过其融资焦虑。太空旅游是一个严重烧钱的项目,虽然金海洋采用的气球飞行模式比太空船模式的成本低不少,但仍然需要大规模的投入。

  对于去哪儿来说,与金海洋具体将如何“合作”尚不可知,是否有相应的技术研发成本投入也不明晰,但在宣传推广等方面的投入是必然的。如何保持恰当的投入产出比,是从一开始就必须考虑的。这是因为,与其他旅游项目不同,太空旅游项目的开发周期较长,而且不一定就能成功。国外这方面的例子很多:SpaceX的火箭曾多次发射失败,公司曾濒临破产边缘。维珍银河的太空船坠毁事件,不但财产损失巨大,而且还造成试飞员一死一伤的重大事故。除了研发阶段,到项目真正的运行阶段,对于安全保障方面的投入也将十分庞大。

  在市场推广方面,去哪儿也会面临挑战。虽然有市场分析表明,中国对太空旅游感兴趣的人非常多,但出于费用、安全性等方面的考虑,这一市场规模究竟有多大,还需要仔细研究。目前,从整个世界范围来看,太空旅游都处于初步阶段,这一市场还很难用“成熟”来描述。维珍银河此前的太空船坠毁事件,就让不少已经预定了“船票”的游客打起退堂鼓。

  去哪儿应该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在太空游(我说的是真正的“太空”而不是“空中”)方面想实现快速盈利是不太现实的,需要寻找合适的商业模式。

  第三道坎:太空游政策环境有待完善,去哪儿需要更大的影响力

  虽然航天界、旅游界都对太空旅游十分看好,但从我国目前的政策环境来看,对太空旅游的相关政策扶持、规范等都还十分缺乏。

  我国曾在2011年发布《2011年中国的航天》白皮书,提出“鼓励社会各界参与航天活动。在国家航天政策指导下,鼓励科研机构、企业、高等院校和社会团体,发挥各自优势,积极参与航天活动。”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对民间企业参与太空活动的融资渠道、规范管理、商业开发等出台明确的政策。这也给相关的旅游项目开发带来一定的风险。

  在民间商业航天发展历史较为悠久的美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商业航天发展的资助计划,包括空间行动协议、商业载人航天与货物运输计划、商业轨道运输服务、商业补给服务、商业载人航天方案和商业载人一体化能力计划等。2014年12月,NASA向SpaceX公司、ATK太空系统公司等4家美国公司授予了《商业太空能力合作协议》。SpaceX公司还曾从NASA的商业补给服务项目获得16亿美元的经费。

  政策总是在先行者的推动下不断完善的,可以说,在太空游上先迈出一步的去哪儿,也肩负着这样的使命。去哪儿要推动国内太空旅游的发展,需要在这一业务上下更大的功夫,提高对政策、对市场的影响力。当然,为这一使命付出更多,也将比其他人更早享受政策的红利。

  因此就是这样,去哪儿究竟会怎样耕耘太空旅游业务还有待观察。这个新领域投入高、风险大、市场不明朗,但却是关乎人类智慧与文明征程的、激动人心的事业。

分享:
18届新发现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