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旅游产业增加值占比上升 旅游GDP误区何在

  2017-01-05 11:12:00   来源:执惠  作者:王兴斌

手机阅读

   旅游业占地区GDP的份额是衡量旅游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的重要标志,但不是衡量旅游业发展水平高低的主要标志。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旅游局《实施旅游休闲重大工程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旅游消费总额达到7万亿元,旅游业对国民经济增长的综合贡献超过10%”。

  这两个指标是以2015年为基数演绎出来的,但用了“旅游消费总额”一语,与多年来一直延用的“旅游业总收入”有所不同,不清楚为什么有这个改变。

  2015年《中国旅游业统计公报》:全年实现旅游业总收入4.13万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1%。全年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直接贡献为3.32万亿元,占GDP总量比重为4.9%,综合贡献为7.34万亿元,占GDP总量的10.8%。

  笔者暂且把“旅游消费总额”与“旅游业总收入”作为同一种指标测算,十三五期间年均增长率为12%,这比全国国民经济发展规划纲要确定的GDP年均增长6.5%高出5.5个百分点。年均增长12%恐怕在全国各产业、行业中是增速最快的一个,继续实现两位数的增长。李金早局长说了“今后20年和35年”都是“黄金发展期”,但旅游业的发展速度不能不考虑国内外大环境的不确定因素、国民收入增长与分配以及入境旅游的增长艰难等的影响;就旅游产业自身而言,也不能不考虑随着基数的扩大,年均增长速度依然保持12%的难度必然加大。

  笔者以为,从“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出发,十三五期间应以产业质效提升为主、兼顾发展速度,把工作重心放在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上,年均增长率在8~10%之间比较稳妥。市场经济下的规划指标不具有指令性,导向性的指标有点弹性更好。当然,统计有“学问”,把年均增长率定在12%,到时候一定能“完成”、甚至“超额完成”,但愿这是没有水份的“完成”。

  这里有一个统计方面的疑问:“旅游消费总额”年均增长率几乎高出GDP年均增长率的1倍,按理说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率也应该相应的高于GDP的年均增长率。到2020年,旅游业对国民经济增长的“综合贡献”怎么到2020年仍是“超过10%”呢?

  2015年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占GDP份额比2014年提高0.41%。照这个增长系数推测,2020年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占GDP份额应该是12%以上,而不再是“10%以上”。

  笔者认为,更重要的应该研究,全国旅游业占GDP的份额究竟是多少?众所周知,对旅游业增加值占GDP的份额,两个权威机构有两个数据。

  2015年12月17日,国家统计局网站公布的统计结果是:全国旅游及相关产业增加值27524亿元,占GDP的比重为4.33%,比上年提高0.13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的解释是:“旅游及相关产业增加值核算分类以国家统计局印发的《国家旅游及相关产业统计分类(2015)》为基础制定”。

  同年同月的21日,国家旅游局网站发布了《2014年中国旅游业统计公报》,宣布全年实现旅游业总收入3.73万亿人民币,全年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综合贡献为6.61万亿元,占GDP总量的10.39%。

  《2015年中国旅游业统计公报》:“全年实现旅游业总收入4.13万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1%。全年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直接贡献为3.32万亿元,占GDP总量比重为4.9%;综合贡献为7.34万亿元,占GDP总量的10.8%”。

  这里,把“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直接贡献”与“综合贡献”作了区分,“综合贡献”是不是“直接贡献”与“间接贡献”之和?笔者推测,之所以作出这种区分,一是国家旅游统计中心的研究工作有新的进展,二是为了与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协调。“全国旅游业对GDP的直接贡献”为4.9%(2015年),与国家统计局“全国旅游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4.33%(2014年)相近,两者就不再“打架”了。当然,这仅仅是我的猜测。

  本人更想说的是:应该如何看待旅游业增加值占GDP的份额,难道越高越好吗?

  先看几个外国的数字:

  马尔代夫30%,西班牙12%,英国9%,德国9.7%,瑞士8%,法国7.3%。(西班牙、英国、德国、瑞士、法国均指“总体贡献”,数据为该国所公布,参见本人主编《中国旅游客源国/地区概况》2016年第7版)

  西班牙、英国、德国、瑞士和法国的数据远低于马尔代夫,能说明西班牙、英国、德国、瑞士、法国的旅游业不如马尔代夫吗?英国、德国、瑞士、法国的旅游业不如西班牙吗?

  热带海洋岛国马尔代夫人口34.1万、人均GDP为8571美元。2014年接待外国游客123.4万人次,为本国人口的3倍多,人均停留时间5.7天、全部是度假游客。旅游业、船运业和渔业是国民经济的三大支柱。旅游业占GDP的30.2%、占外汇收入的6成。马尔代夫几乎没有工业、没有发达的商贸金融业,国民经济依赖海洋产业,因此旅游业能占到GDP的1/3。可以想见,一旦旅游业遭遇重创,国民经济和民众生活难以为继。

  英国、德国和法国是世界的经济強国,工业、农业和商贸金融业高度发达,人均GDP均在3万欧元以上,旅游业尽管十分发达,但是对GDP的贡献都没有超过10%。西班牙是欧洲的次发达国家,工业和商贸金融业比较一般,人均GDP为2.2万欧元,发达的旅游业成为该国的重要支柱产业,对GDP的贡献达到12%。显然,旅游业对GDP的贡献率与一国的经济结构有很大关联。

  再看看国内几个省市自己公布的2015年的旅游增加值占该省市GDP的比例:

  北京市7.5%,上海市6.35%,四川省15.1%,张家界市45.6%。北京、上海远低于四川省、张家界市,能说明北京、上海的旅游业不如四川省、张家界市吗?能说明北京、上海的社会经济水平不如四川省、张家界市吗?显然,北京、上海的高科技产业、高端制造业、商贸金融和信息交通产业十分发达,旅游业能占到GDP的百分之六、七已相当不易。这里四川省的数据是否确实姑且不论,张家界市一个以山区为主、农业为主的城市,GDP总量有限,于是旅游业能一枝独秀。对“45.6%”这个天文数字,我依然存疑。

  旅游业占地区GDP的份额是衡量旅游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的重要标志 但不是衡量旅游业发展水平高低的主要标志,更不是衡量国民经济发展水平高低的标志。旅游业占地区GDP份额由位区、交通、自然、历史和人文等多种因素的影响,特别与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产业结构关系最大。一般情况下,在一、二、三产业十分发达的国家与地区,旅游业占GDP的比例不可能很高。如果一、二、三产业都不发达,旅游业占地区GDP比例很高,说明该国该地的经济基础不大厚重、比较脆弱,在这个基础上扶植起来的旅游业也不稳固。旅游业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产业,受社会、生态和对外关系大环境的影响十分直接,一旦出现天灾人祸,旅游客源市场立即会跌入低谷,国民经济受到重创。此种例子数不胜数。

  应该让省长、市长、县长们懂得,在任何时候都应把一、二产业(当然是适合本地情况的一、二产业)当作基础产业来抓,第三产业如果没有二、三产业实体经济的发达,第一产业就会基础不牢。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三产占六、七成以上是以工业化、城市化、农业现代化为前提的。如果一、二产业不发达、而三产却很繁荣,那是有一定风险性的。抓农业很慢、抓工业很难,以为抓旅游能在任期内立竿见影,正是这种急功近利的政绩观,加上有人呼悠,形成了目前全国各地、各级官员抓旅游的热闹局面。

  认为“旅游GDP”越高,旅游业水平就越高,地区经济发展就越好,这是一种认识误区。各地省情、市情、县情不同,发展旅游业的环境、条件和基础千差万别,旅游产业的地位与作用不可能相同。时下几乎所有省区直辖市、85%的市、80%的县都把旅游业定为支柱产业,既表明对旅游业的看重与期望,也说明一些地方决策者冲动与盲目,不符合旅游经济的常规与常态。正在大张旗鼓地推动“全域旅游示范区”向全国扩展,要求365个“示范区”的旅游业占地区GDP比例达到15%以上。硬要照此办理,掀起全国各地“旅游GDP”大赛,势必助长弄虚作假之风。“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神话将会重演。予谓不信,过一两年再看。

  在全国各地旅游产业GDP数字纷纷上扬的背景下,本人注意到上海市与北京市的两个特例。

北京市、上海市旅游增加值占全市GDP的份额

数据来源:历年《中国旅游年鉴》、2015年北京市旅委与上海市旅游局的统计报告。

  北京的旅游产业占GDP比例一直稳定在7.5%水平上,上海的份额还逐年下降。北京和上海市的旅游产业占GDP份额低于全国的3至4个百分点,但能这两个城市的旅游业成熟程度、经营管理及接待服务水平、对全市经济社会和全国旅游业的贡献度低吗?北京、上海旅游部门的淡定值得点赞。

  从这里可以看到一个现象:越是旅游业和经济发达地区,越是对“旅游GDP”看得比较平淡。目前国家旅游局正在大抓旅游统计工作,“创建全新旅游统计数据体系”,可以断定,这个“创新”必将把旅游产业数据提“高”一个新水平。希望这是一个建立在务实、理性、科学基础上的新水平。

  笔者顾虑的是:如果各省市区的数据都在纷纷向上冲,大大超过了10%这条“标竿线”,北京和上海还能沉得住气吗?

分享:
瑞士洛桑认证高级研修课程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