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2016年公寓mbi颁奖盛典

上旅交:不存在资金转移 未放弃引资重组

  2017-01-11 08:40:18   来源:旅游商业观察  作者:白诗棋

手机阅读

  2016年底,旅游B2B平台上旅交被爆出资金紧张,其董事办负责人也给予了正面回应,“不存在资金转移 未放弃引资重组。”

  深陷风波

  近日,有业内向记者透露,上旅交资金链已经断裂,且拖欠供应商团款以及员工工资。针对此消息,记者向上旅交方面求证,上旅交董事办负责人也给予了正面回应。

  “上旅交是从2016年10月中旬开始出现供应商停止交易、集体挤兑团款的现象,导致公司资金链受到严重影响,在多方努力未果的情况下,正常营业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前后历时2个月。”

  同时,该负责人也承认上旅交有拖欠团款和工资的情况。

  “公司对拖欠供应商团款和员工工资一事深表歉意。目前公司正召集股东会研究。上旅交方面支持供应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正当权益,也正积极协助员工通过劳动仲裁维护权益。”只是有关欠款的具体金额,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核算中,在未有准确数字前不便透露。

  但该负责人表示:“高层在积极与有关投资方洽谈,计划通过重组恢复经营。但因供应商群体都是散户、各地差异大,达成一致意见需要时间。另外,作为介入重组方,基于行业目前现状,调查工作做得更为谨慎细致,但是推进工作始终没有停止!”

  另外,对于外界盛传的“相关负责人已转移部分资金,并注册了上海远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远风’)”的消息,上旅交方面予以否认。

  “该旅行社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同时,上海远风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正在针对此事走法律程序。我与上海远风的另一股东已从上旅交离职。目前,公司在办理注册,工商方面已经核准。

  崩溃的原因

  实际上,有关上旅交资金紧缺的传闻,从去年底开始就从未间断过。彼时正是天天旅交会被爆资金链断裂的风口浪尖,记者也曾预言这一事件可能引发旅行社对B2B平台的挤兑潮——而上旅交的遭遇,正印证了这个判断。

  上旅交前员工胡八一(化名)回忆,今年上旅交在旺季时的日均交易流水为一、两千万,平日一般也有几百万。但自10月中旬开始,数千家供应商逐渐停止在平台上交易,加之有供应商因恐慌要求提前结款,这令上旅交原本稳定的资金链开始出现问题。

  而据供应商透露,此前上旅交的上海总部曾向苏州等分公司借款,可见其资金吃紧的程度。

  “当时就有供应商来闹,后期又有供应商把逼债视频发布到网上,造成了大面积挤兑。”胡八一认为,这是让上旅交遭遇危机的重要原因。12月初,上旅交在无锡、上饶、宁波等分公司逐渐结束营业,目前其49家分公司的业务基本上都停止了。

  上旅交如此脆弱的抗风险能力,也是个值得注意之处。据公开资料显示,上旅交在2016年7月完成了1亿元融资,怎么会不到半年内就遭遇资金短缺的困境?

  上旅交董事办负责人对此解释道:“融资一部分用来填补平台此前的亏损,一部分继续用于扩大市场规模进行市场补贴,而另一部分用于公司及分公司的正常运营费用,包括员工工资、房屋租金、办公费用等。”

  在胡八一看来,公司领导层对事态预估错误,以及没能掌握融资的节奏,都是导致上旅交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没有估计到事件会持续发酵。本来公司预计的资金缺口会出现在今年春天,融资计划也预计在那个时候进行。”

  而相关人士透露,出现危机后,上旅交曾与多家投资机构进行接洽。不过,上旅交董事办负责人最终表示:“此次危机影响深重,且正值国内资本寒冬,融资异常艰难。”

  曾经的雄心

  客观来看,尽管现在这家公司深陷泥潭,但如果不是遭遇挤兑潮,上旅交可能有机会完成一个美好的设想。

  据公开资料显示,上旅交的注册公司为上海福地在线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公司法人为郑茂火。而该公司旗下有多家子公司:上海指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文瑞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上海度丽会展服务有限公司、上海景誉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景誉”)、上海景拓旅游服务有限公司等。

  其实从这些子公司的架构不难看出,上旅交是想要打通旅游产业的上下游,所以子公司的经营范围涵盖技术支持、渠道、景区设计、建设与管理——对接到上游资源后,中间的运营、后端的销售似乎也都能依靠自有渠道完成,这恐怕才是上旅交真正的目标。

  其中,上海景誉成立于2016年6月,注册资本更是高达1亿元人民币。可以看出,上旅交或许希望将盈利重心放到资源方面。

  上旅交前员工王凯旋(化名)向记者印证了这一点:“景誉是公司赢利点之一。公司一直想往上游渗透,做资源掌控。景誉成立后,已经与一些合作伙伴签订了框架协议,但项目还未落地,母公司上旅交的资金链就断了。”

  王凯旋还补充道: “公司后期想与江西旅游集团(以下简称‘江旅集团’)合作,也正是看重他们拥有很多景区资源。”

  王凯旋提到的合作是在2016年11月2日,江旅集团与上旅交签署了股权投资战略合作协议。“但这只是框架协议,实质性投资进展较慢。”

  这恰好也是外界关注的问题:江旅集团能否拯救深陷泥潭的上旅交?上旅交董事办负责人表示:“公司一直在与多家投资机构对接洽谈,其中包括江西旅游集团。但是具体的细节属于商业秘密,我们不便于披露。我们可以承诺的是,一旦重组达成最后的方案,公司将及时向公众披露。”

  上旅交最终能否实现融资,通过重组恢复运营?如果失败,之后会不会申请破产清算?上旅交对供应商、员工间的欠款能否顺利偿还?记者将持续保持关注。

分享:
迈居业主交流会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