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十六届新发现

2016年IPO开闸零成交 三座大山难倒旅企

  2017-01-12 00:22:00   来源:新旅界

手机阅读

  虽然不少新三板企业跃跃欲试,但IPO还需经历漫长的辅导期和排队期。IPO虽然提速,但门槛并未放宽,旅企IPO依然面临较大障碍。

  

  政策红利频出,增速领跑国民经济,这是旅游行业2016年的真实写照。通常这意味着相比其他行业,旅游业有更多投资机会。但尴尬的是,2016年旅游业A股IPO数量为0,这是近三年来首次出现的情况。

  近几年旅游业受到空前重视,被国家定义为战略产业,据国家旅游局数据,目前旅游业对国民经济贡献率已超过10%,2016年上半年,旅游总收入、国内旅游人次分别同比增长12.4%、10.47%。在数据上,旅游业实现两位数增长,领跑宏观经济。这样的行业正处于急速上升期,资金需求量极大。

  对比一下新三板旅企挂牌情况,更能说明一些问题。据统计,截至2016年年底,旅游类新三板企业数量达107家,其中57家是在2016年正式挂牌。2016年新三板挂牌旅企数量翻倍,旅企们正迫切需要资本支持。但为何一方面利好政策频出,另一方面资本市场旅企IPO却停滞不前?

  事实上,IPO重点考察几方面内容:资源获取的合规性、经营的合规性、可持续盈利能力。而这几方面旅游企业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障碍。

  经营合规性

  过往的十年里,也并不是每年都有企业IPO,2012年、2013年连续两年都没有,但跟当时长达一年的IPO暂停有很大关系。而2016年IPO明显提速,全年IPO数量高达227宗,创下近5年的新高。2016年叩响IPO大门的旅游企业仅仅只有两家,旅游规划公司巅峰智业和主题乐园设备生产商金马科技,但均被证监会拒之门外。

  “旅企IPO困难有很多历史原因”,有不愿具名的券商表示,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国家对于5A级以上的历史文化遗迹、资源遗产,门票不能转到上市公司体内,这是一个导向性问题,所以大山大河这些景区难以上市。二是很多旅企都是国企,在财务规范性、业绩计算等方面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一时难以解决,距离上市标准有一段距离,所以存在很多困难。

  尤其对于旅游上下游服务企业,行业规模分散,无序竞争严重,致使合规经营方面问题普遍。

  2016年11月,旅游规划公司巅峰智业IPO被否。巅峰智业是国内最早专业从事旅游规划设计业务的企业之一,两亿多的年营收几乎是该领域第2名到第9名的营收总和,从2001年成立至今,在国内已经总和运营管理的景区超过50个,与国内25个省级旅游局均有合作。2013年-2015年,营收分别为2亿元、2.1亿元、1.9亿元。

  证监会对巅峰智业提出63处质疑,利润下滑、部分收入被质疑、未履行招投标程序、超越资质签署合同,一系列的硬伤成为巅峰智业此次被挡在IPO门外的主要原因。

  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金马科技身上。2016年12月,主题乐园设备供应商金马科技IPO被否。金马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金马科技主要产品为大型游乐设施,主要以内销为主,宋城旅游、万达城、欢乐谷等大型主题公园皆是金马科技的客户。从金马科技的财务情况而言,似乎完全符合上市首发的有关条件,金马科技2013年、2014年、2015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82亿元、3.47亿元、4.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77万元、6712万元、1亿元,呈逐年攀升之势,报告期内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9.21%、52.50%、51.25%,不断上升。

  但发审委认为金马科技与关联方荔苑乐园、中山幻彩、天伦投资、古镇云顶星河、长沙云顶星河等之间发生关联交易。且金马科技与其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关联方多为业务上下游关系,且关联方多为微利或亏损。发审委要求发行人进一步分析说明上述关联交易的公允性、合理性、持续性,进一步说明规范关联方交易的承诺整改措施,说明减少关联方交易后对经营业绩的影响。

  资源获取合规性

  对于景区类公司,优质旅游资源是核心资产,但这类资产的经营独立性、产权归属等问题盘根错节,而这方面的规范性又是证监会审查重点。

  以庐山为例,庐山旅游资源并不输给黄山、长白山、峨眉山等已上市景区企业,而庐山谋求上市的行动甚至早于国内任何一个景区,但一直未能如愿。庐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峰曾表示,上市是他们二十多年来追逐的梦。但长期以来,庐山的管理主体多达6个,星子县、九江县、庐山区和庐山自然保护区等各自拥有一小块资源,庐山被切割成大大小小的豆腐块。这种情况导致庐山的上市之路十分坎坷,多次冲刺IPO未果。2016年4月,国务院同意设立庐山市,分裂的庐山有望走向统一。

  华山同样有类似问题。华山主要收入来源为西峰索道、北峰索道和客运专线,西峰索道属陕西旅游集团,北峰索道属三特索道,客运专线属华山旅游集团。主要资产归属不同机构,而门票收入无法纳入上市公司,导致业绩规模、经营独立性方面存在一定障碍。

  对于主题公园、度假村、文旅小镇等人造资源为主的旅游企业,如果项目投入资金较少,将面临门槛低、同质化竞争等问题,盈利能力不足的问题。如目前正在排队IPO的常州恐龙园,其原有项目已经到了运营极限,营收增长停滞,而市场上更多同类产品正在筹划或建设中,如不能投入大量资金做项目升级和继续开发,持续盈利能力恐难以保证。

  而投入资金量大的项目常常需要搭配地产业务,以快速回收现金流,但包含地产业务的企业想登陆A股十分困难。即使以“旅游+地产”起家的华侨城集团也是将地产业务拆分,挪到港股上市。2016年12月,温泉度假村开发公司古兜控股选择赴港交所创业板上市,一大原因可能是受其房地产业务所限,可选择的资本市场范围狭窄。

  持续盈利能力

  持续盈利能力也是旅企IPO的难题。

  新兴OTA企业由于烧钱换规模策略,几乎全行业亏损,不符合A股盈利能力的红线,无一能在A股上市。2016年6月,同程旅游将业务分拆为线下、线下两大块,其目的在于在整体亏损下,先推动盈利板块上市。

  2012年新疆大西部旅游开始筹备上市,接受券商上市辅导, 但直到2014年仍未开始正式申报,2015年其辅导券商海通证券发布公告称,由于大西部旅游经营业绩下滑甚至亏损,不符合上市条件,已终止对其辅导。

  新三板挂牌企业喀纳斯也曾发生类似情况。有业内人士透露,喀纳斯之前做过几年IPO的准备,后来因为新疆暴恐影响业绩下滑,只好屈就新三板。

  此外,不少旅游企业也曾因为各种原因主动撤回IPO申请。2016年10月,原新三板企业常州恐龙园公布,其IPO申请被证监会受理,股票暂停在新三板转让。事实上,早在2012年恐龙园就曾冲刺IPO,但赶上证监会发起声势浩大的IPO自查运动,一时间近300家企业撤回申报材料,恐龙园也中止IPO。同时撤回材料的还有另一家主题公园企业欢乐水魔方。2013年,华强方特前身华强文化也曾冲刺IPO,但最终由于不明原因撤销申请,改为登陆新三板。

  新三板旅企跃跃欲试

  目前近800家IPO排队列表中,旅企仅2家,恐龙园和天目湖。

  2016年2月江苏天目湖申请IPO,天目湖主要从事旅游景区的开发管理和经营,所涉经营项目主要包括景区经营、水世界主题公园、温泉、酒店、旅行社等。2015年至2013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4.23亿元、4.09亿元、3.1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403万元、5693万元、3075万元。目前天目湖负债较高,2013-2015年天目湖资产负债率分别约为74.94%、75.57%和68.67%,利息支出分别高达3094.34万元、3901.78万元和4106.79万元。高负债是否为成为其IPO的绊脚石,目前还未可知。

  不少新三板欲转战A股。西域旅游、开心麻花正在接受IPO辅导;有业内消息称,华强方特也在考虑重回主板;山水股份董事长刘亮明确表示要把营收规模做上去,计划2018年冲刺主板;2016年11月,新三板创新层企业马上游发布公告,拟迁址贫困县,其董事长陈勇良坦露,该举措旨在享受贫困县IPO绿色通道的红利;2017年1月3日,同为创新层企业的景域文化宣布拟退出新三板,其董事长洪清华透露,下一步将以另一种形式和资本市场对接。

  虽然不少新三板企业跃跃欲试,但IPO还需经历漫长的辅导期和排队期,不排除期间发生变数的可能。此外IPO虽然提速,但门槛并未放宽,旅企IPO依然面临较大障碍。

  总体而言,近几年资本加产业已成为旅游业的大背景,但一个GDP贡献值超过10%,增速领跑宏观经济的大产业, 2016年一整年没有一家企业成功IPO,这里面各种原因值得行业各相关方深思。资源获取的合规性、经营合规性、持续盈利能力等问题长期困扰旅游企业。

  但旅游业已是国家战略产业,2015年旅游业对GDP超过10%,并且增速继续领跑宏观经济。旅游业的投资机会和资金需求正与日俱增,破解旅企IPO困局已是燃眉之急。这不是旅游企业能够独力完成的,从顶层设计入手,集合各方智慧群策群力,才能激发产业和资本的深度融合。

分享:
迈居业主交流会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