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有甩卖有离场 2017旅游类上市公司十宗"最"

  2017-09-01 11:37:42   来源:新旅界  作者:新旅界研究院

手机阅读

  67家亏损企业中,途牛上半年亏损5.58亿元,成为亏损最严重的旅游类上市公司,而此前亏损的携程,在2017年上半年成功扭亏。

  截至8月31日,各旅游上市公司2017年上半年业绩已完成披露。据新旅界研究院统计,在重点关注的200家旅游类上市公司(A股、港股、美股、新三板)中,有65家公司2017年上半年收入超过1亿元,其中16家公司收入超过10亿元,3家公司收入超过100亿元。

  133家公司在2017年上半年实现盈利,67家亏损,其中有15家归母净利润达到1亿元以上。

  67家亏损企业中,途牛上半年亏损5.58亿元,成为亏损最严重的旅游类上市公司,而此前与途牛一起亏损的携程,在2017年上半年成功扭亏,实现净利润4.2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上半年6家新三板旅游企业主动退市,3家未按时规定披露2016年年报,按照规定进入强制摘牌程序。此外,A股酒店企业新都酒店也在2017年6月正式从深交所摘牌。

  根据各家2017年中报业绩及经营表现,新旅界(LvJieMedia)评出了2017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十宗“最”,来呈现旅游类上市公司的百态一隅。

  最大扭亏:携程

  上榜理由:上半年盈利4.27亿元,而去年同期亏损20.9亿元

  深度原因:去年上半年,携程亏损20.9亿元,是当时亏损最大的旅游上市企业,亏损的主要原因由于合并去哪儿所致,去哪儿本身的亏损以及大笔股权激励费用,使携程陷入巨亏。

  2017年上半年,携程完全消化了合并去哪儿的后遗症,盈利4.27亿元,相较上年扭亏幅度之大,令人咂舌。其中,携程新收购的英国机票平台天巡为携程的财务数字增色不少。携程表示,2017年第二季度交通票务营业收入为3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9%,增长主要来源于票务预订量的增长和自2016年12月31日起合并天巡的财务业绩。

  最高双增:北部湾旅

  上榜理由: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420%,净利润增长210%

  深度原因:北部湾旅上半年营收8.98亿元,同比增长420%,是营收增速最高的旅游上市公司。增长主要来自新并表公司,上半年新增龙虎山、蓬长航线和新智认知并表,其中行业认知解决方案公司新智认知带来新增收入5.92亿元,是最核心增长动力。旅游板块的龙虎山、蓬长航线带来新增收入约6500万元。

  虽然营收同比增长420%值得庆贺,但增长核心来自非旅游业务却是北部湾旅无法回避的问题。上半年,行业认知解决方案业务收入5.92亿元,旅游业务收入3.05亿元,旅游业务仅占北部湾旅整体业务的1/3。

  最赚钱:华侨城

  上榜理由:上半年净利润18亿元

  深度原因:排除掉金沙中国这类以博彩为核心的公司,华侨城上半年净利润18亿元,同比增长9.74%,是赚钱最多的旅游类上市公司,中国国旅以14.8亿元位居第二,锦江酒店9.35亿元位居第三。

  上半年,华侨城旗下重庆欢乐谷及玛雅水公园、成都欢乐谷三期、武汉水公园二期、南戴河娱乐中心等一批新项目投入运营。2017年5月,华侨城表示,已成立欢乐谷集团,进一步加强品牌建设,实现各景区建设管理的标准化,放大欢乐谷已有的成绩,并不排除用轻资产模式运营和管理输出。

  最意外之喜:北京文化

  上榜理由:《战狼2》夺中国票房冠军,大幅增厚公司业绩

  深度原因:截止8月31日,《战狼2》票房已经突破55亿元,作为出品方和发行方,预计北京文化至少从该片获得2亿元的毛利润。

  作为从旅游跨界到影视的上市公司,北京文化的转型颇为成功。2017年上半年,影视业务收入1.1亿元,占总营收2/3,旅游业务收入55万元,占总营收1/3。而此次《战狼2》带来的丰厚利润,将在下半年落袋为安,届时全年影视业务收入占比将再上一个新台阶。

  其实,北京文化转型影视的一大原因是,旗下核心景区潭拓寺、戒台寺两座千年古寺经营权即将到期,而政府收回经营权可能性较大,因此北京文化在2014年底将公司简称由“北京旅游”改为“北京文化”,开启影视转型。2019年,潭、戒两寺经营权到期,届时北京文化可能完全退出旅游业。

  最高政府补助:中青旅

  上榜理由:上半年获得政府补助2.63亿元

  深度原因:中青旅上半年获得政府补助2.63亿元,其中2.61亿元为古镇保护与开发补贴,剩余为其他政府补助项目。政府补助占上半年中青旅利润总额的37.9%,将中青旅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拉升至3.47亿元,同比增长9%。

  乌镇所在的桐乡政府一直对中青旅颇为大方,2016年曾补助1.9亿元,全额用于乌镇古镇保护与旅游开发;2017年6月,又开出2.61亿元的补贴,用于乌镇古镇保护与品牌宣传推广。

  最黯然离场:新都酒店

  上榜理由:上市23年,几经“起死回生”,终被摘牌

  深度原因:作为1994年就成功登陆A股的酒店企业,新都酒店有过许多辉煌的过去。但成功上市后,新都酒店没有谋求进一步发展,反而失去了努力目标和奋斗意志,管理者盲目膨胀,股东们争斗不休。数年间,业绩一路下滑,2001年因连续亏损带上ST帽子。

  ST的警示没有唤起新都酒店奋发图强、团结拼搏的意志,反而使其练就了玩弄财报的高超技艺。其后,新都酒店以“小赚2年巨亏1年”的节奏浑浑噩噩度过十几年。但经营持续失血、股东争斗不久酿就成破罐子破摔之势,新都酒店错失多次重组、卖壳机会,终于因连续3年亏损而从深交所摘牌。

  最大甩卖:国旅联合

  上榜理由:降价1亿甩卖温泉酒店

  深度原因:历经几番折腾后,国旅联合还是做出了决定,甩卖最后一块旅游资产。6月29日,国旅联合董事会通过决议,以3.9亿元挂牌出售南京国旅联合汤山温泉开发有限公司。这是国旅联合最核心的温泉酒店,但由于长期经营不善,在当地温泉酒店竞争中大幅落后,这是国旅联合持续巨亏的根本原因。

  2017年上半年,国旅联合连续收购粉丝科技、新线中视等互联网广告公司,目的或许是保证剥离温泉酒店后公司还有足够的营收支撑。为了快速出手亏损源头温泉酒店,国旅联合连续大甩卖,价格从最初的3.9亿元,降到3.3亿元,再降到2.86亿元,一个月时间降价1亿元,终于吸引到买家。如今国旅联合正和意向购买者协商具体交易条款。待交易完成后,国旅联合将彻底告别旅游业。

  最大意外损失:首旅酒店

  上榜理由:营业外支出2800万元,位列旅游类上市公司之首

  深度原因:2017年上半年,首旅酒店营业外支出2800万元,位列旅游类上市公司之首,其中诉讼及赔偿损失1300万元,非流动资产处置损失1250万元。

  上述损失主要由新合并的如家带来。快速扩张的连锁酒店不可避免会伴随一些经济纠纷,而如家的开店、关店也会产生非流动资产处置损失。首旅酒店年报显示,目前主要涉及的诉讼为如家酒店集团租赁合同纠纷,以及如家在美国退市过程中部分异议股东的法律诉讼。上半年,首旅酒店共关闭直营酒店22家,或将造成非流动资产处置损失。

  最委屈:大连圣亚

  上榜理由:上半年净利增长147%,股价却狂跌34.18%

  深度原因:上半年大连圣亚营收1.33亿元,同比增长15.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10万元,同比增长147%。业绩增长一方面来自大连区域景区营收、利润双双增长约25%,另一方面是轻资产管理输出项目进展顺利,带来730万元服务收入。

  虽然业绩增长情况良好,但从今年年初到8月31日,大连圣亚股价累计跌幅达34.18%,在A股及港股、美股旅游企业中跌幅排名第二,仅次于*ST东海A的34.98%。*ST东海A是由于8月17日,宣布重大重组失败,濒临退市风险,连吃7个跌停板,使跌幅冠绝旅游上市公司。而大连圣亚无退市之忧,且中报报喜,净利增长率位列前茅,却如此不被投资者看好,可谓“最委屈”。

  最狗血:行悦信息

  上榜理由:10位高管相继离职、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巨额融资取向成谜、数百投资者维权

  深度原因:行悦信息曾是最早挂牌新三板的旅游企业之一,2013年12月挂牌后,相继完成三次定增融资,合计募集2.42亿元。行悦信息曾有20多家做市商,股东人数曾达700多位,市值一度高达15亿左右。

  但近半年来,行悦信息画风突变,先后曝光出原董事长失联,10位高管相继离职,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做市商几乎全部退出导致失去挂牌资格,巨额预付账款去向成谜,股价狂跌市值缩水至3000万元。

  随后,数百位投资人联合维权,并接管公司董事会。维权行动中,投资人逐渐将矛头指向行悦信息原董事长徐恩麒,指控其将巨额募资挪出公司;隐瞒担保合同,个人借款公司买单,让股东背还款“黑锅”;以增持承诺套牢投资者,自己却玩起失联;经营不善,使公司资金链断裂。似乎,一场诈骗与自救的新三板大戏正在激烈上演。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