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陈峰:海航并购进与退

  2012-02-14 10:38:4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手机阅读

  无论多忙,陈峰每天早上必以古体竖版书写思想感悟,篇幅固定为32开宣纸线装册的正反两页,观其字迹,颇有些遁世之风,让人很难跟一个在资本市场频繁出击、似乎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

  就算在上周达沃斯论坛这种各类酒会持续通宵、早餐会又从7点半接着开的场合,陈峰仍保持着每天清晨五点起床的习惯。

  当记者在7点半按约赶到酒店早餐厅时,他刚刚为自己的心得“日记”落下最后一行。收起毛笔,他叮嘱在场的布鲁塞尔公司负责人一定帮他收好。“我知道你喜欢丢三落四。”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位海航集团的当家人看上去颇了解他的属下。

  无论多忙,陈峰每天早上必以古体竖版书写思想感悟,篇幅固定为32开宣纸线装册的正反两页,观其字迹,颇有些遁世之风,让人很难跟一个在资本市场频繁出击、似乎从不按常理出牌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入主、接盘、退出、狙击、疯狂并购,在各种媒体报道上,这样的字眼过去一年来与海航如影随形,而海航在国内外收购动作之频繁也让人目不暇接,不过到去年年末,几项海外收购案接连传出未能修成正果,引发对其资金链的质疑。

  对于在并购战中得失,陈峰用一句话概括:“能做成,那是机缘到了;做不成,是缘没到。”他断然否认海航的海外扩张将放慢脚步,“我们随时在寻找合适的机会,”他透露,“很快我们可能就会做成一个在欧洲的新并购项目。”

  至于资金链,他举出一串业绩数字反驳说:“海航集团去年收入超过1000亿,我们的资金链没问题,去年增长66%,现金流非常好。”

  “价格还在跌,我为什么不再谈谈呢?”

  对于海航资金链的质疑,主要源于去年11-12月间海航接连四起海外收购失利的传闻——先是市场传言海航旗下大新华物流收购世界第五大租箱公司GE SeaCo,因未能按合同约定期限支付收购资金,导致前期支付的约5000万美元定金无法收回。接着是竞购柏林航空失败,原本与欧洲第三大连锁酒店集团西班牙NH连锁酒店已达成的收购股份协议终止,竞购德国Hochtief机场有限公司也没了下文。

  而就在去年12月20日,海航海外扩张给人“急转直下”印象的局面突然峰回路转。当天,海航宣布正式完成对GE SeaCo股权100%收购,成交价格是10.5亿美元,这只有去年8月初双方谈判所定25亿美元的42%。

  “海航收购GE SeaCo是去年全球资本市场上最大的并购案之一。”陈峰说。对于为何会在收购完成前冒出“收购失败、定金打水漂”的传言,陈峰说他并不知道这种说法源自何处,也没兴趣追究。“我们正式完成收购的消息一公布,谣言不攻自破。”

  至于与NH之间为何收购中止,陈峰认为,两家的接触从没断过。“因为价格不同了,在金融危机之中价格不断下跌,那我为什么不再谈谈呢?”他反问道。

  去年5月,NH酒店公布与海航之间的协议是,NH以每股7欧元、共约4.3亿欧元向海航定向增发6000多万股份。按原计划,完成增资计划后海航将占NH酒店20%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10月中旬,海航与NH协商将收购价格调低24%,以每股5.35欧元、共计3.3亿欧元收购前述股份。但12月初,就在接近完成收购计划日之时,海航通知NH,决定终止此项收购协议。

  “刚得知这个消息我们非常震惊,”NH酒店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对记者说,“6月份的时候我们对此还充满信心,但半年后一切就不同了。”他称,直到11月底海航还在和NH商量收购细节。

  和NH酒店高层关系密切的西班牙IE商学院教授Antonio López de ávila Mu?oz向本报透露,双方在收购价格上谈不拢,是导致协议终止的关键。“在10月份达成5.35欧元的收购协议后,市场继续下行,NH的股价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这促使海航集团继续施压NH降价。”他说。

  Antonio透露,长期以来NH酒店一直在寻求通过出售其全球范围内的资产来改善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目前NH背负约10亿欧元债务,2012年内将要偿付或再融资其中5.5亿欧元。“我觉得5.35欧元/股恐怕是NH酒店评估出来可接受的最低价格,再低的话,此次收购对他们的意义就不大了。”他说。

  而海航终止协议的消息公布后,NH酒店股价一路下滑,截至发稿,已跌至每股2.54欧元。据Antonio说,当初NH酒店与海航集团接触时并没有寻找其它潜在购买者,因此在海航集团终止协议后,未来方向不明,不排除继续与海航沟通的可能,也会向其它买家敞开大门。

  “做生意就是这样,谈谈停停,停停谈谈,再正常不过。”陈峰说,“机缘和合时,一定会要。”

  “很快可能就会做成一个在欧洲的并购项目”

  不过他指出,NH是成功的企业,但其介于四星到五星之间的定位在海航看来“还不是太高端”。目前海航自己旗下的酒店品牌“唐拉雅秀”已经在布鲁塞尔投资5000万欧元动工修建。“这个酒店盖完以后估计会是欧洲最好的酒店之一。”陈峰说。

  “唐拉雅是藏文里&LSquo;神山’的意思,我们计划打造中国自己第一个高端酒店品牌系列,就叫‘唐拉雅秀’。”他举例香格里拉这个外国酒店品牌就是取了藏文“天国”之意,“为什么中国酒店不能用自己的藏文呢?” 除了布鲁塞尔酒店,陈峰称北京燕京饭店重新改造以后也会启用此名,国内还有好几个酒店正在建。

  至于与柏林航空为何失之交臂,陈峰解释说,是因为柏林航空的原股东阿提哈德航空公司有法定优先购买权,阿提哈德决定将原先持有的近3%股份提升至占股29.21%。

  说到他曾亲往杜塞尔多夫考察的拥有6家国际机场股权的Hochtief机场有限公司,陈峰略显惋惜地说,是因Hochtief集团权衡后不愿在目前低迷市况下出售,而宁可继续自己持有。Hochtief集团发言人ChrIStian Gerhardus此前也曾对本报表示,集团一开始就是采用双轨处理流程,出售交易准备工作和首次公开招股同时进行,以争取最佳结果。

  陈峰表示,今后海航的海外收购不会停步,将继续“侧重在市场成熟地区和熟悉的领域”寻找发展机缘。“只要是有机缘的地方,能去都去。”

  海航并购进与退

  “没有大新华物流这一块不行”

  对于海航海外业务规模计划,海航集团董事局董事谭向东去年12月曾有个公开说法,称公司将实现未来三至五年内40%的资产位于海外。

  而陈峰则表示,很难就所谓资产比例目标讲一个具体数字,因为并不一定能实现。“我的目标没用,要看条件,”他说,“现在基本想法是我们的航线能够覆盖几大洲一些主要国家。”

  他表示,只要市场需求、航权、航班时刻三个条件具备,就可以考虑开通国际航线。“当然我们的判断也不一定很准,需要市场培育过程,拿航权也不易,”他说,“但在开通国际航线方面,海航一直很努力。”

  在继续海外扩张的同时,陈峰也透露,海航下半年要进行调整,一方面未雨绸缪——陈峰表示担心欧美主权危机不是那么简单:“我们宁可把事情考虑得复杂一点,不希望更坏的局面发生,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要考虑如果发生了该怎么办。”而眼下霍尔木兹海峡局势对油价可能造成的影响,就令他担忧。

  另一方面这两年海航发展很快,也需要沉淀一下。“穷不做富事,老不做少事,大不做小事,”他说,“公司到了一定规模,就要实现管理转型。”

  这家19年前成立的首家中外合资、也是当时规模最小的航空公司,如今已发展成覆盖航空、物流、金融、旅游、实业、商业、机场管理等领域的产业集团。

  在旗下各业务板块中,大新华物流是目前惟一亏损的一块,去年继中远之后,也一度传出拖欠船东租金的情形。对于这块资产,海航是否会重做调整?

  “海航的产业链比较宽,除了物流,其它产业基本都是赚钱的,这儿不行那儿行,好好坏坏,天下事原本如此,”陈峰似乎泰然处之,“我估计航运业目前没人赚钱,我们也不是神仙,大家就是多赔少赔的问题,看怎样熬过困难时期。”

  他确信大新华物流还是会发展下去,而且“熬得住”航运业冬天。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