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博华展

北京资深记者辞职回黄山创业 建民宿吸引八方游客

  2018-02-05 15:32:35   来源:安徽推送

手机阅读

  “庆幸我回来了,我现在的生活很圆满,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舒晴说。

  舒晴曾是北京的一名资深记者,十几年前就月薪过万。2009 年,带着对故乡的眷恋,她回到黄山黟县,在赛金花故居开办“徽公馆”,又在南屏将一座有400 多年历史的老宅改造成民宿。“在家的时候没觉得有多好,等我离开了才觉得徽州太好了。”舒晴说,很庆幸自己回到了家乡,现在的生活很圆满。

  “晴园”女主人舒晴。

  从会计转行当记者

  2002 年,31 岁的舒晴独自来到北京,经朋友介绍进入《消费日报》下属的广告公司做财务。“ 总共就带了5000 块钱去的,交完房租买好日用品,兜里还剩900 元。”就这样,舒晴成了“北漂”大军中的一员。

  由于文字功底不错、悟性高,领导也会安排她改改稿件,9个月后她考了记者证,转岗到《消费日报》记者部,成为一名文字记者。当时,舒晴负责的板块是“3·15 维权”,涉及产品质量、环境污染、虚假宣传等多个领域,帮消费者发声,“那时候是纸媒的黄金时代,不管走到哪里,记者都很受尊重。每次通过我们的努力,帮消费者解决问题,让双方达成和解,我们都挺欣慰的,很有成就感。”

  舒晴在记者岗位干了8 年,这期间她走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有时,为了赶稿就直接在饭店里写稿。那时她最喜欢去雍和宫附近吃饭,“那周围的胡同里有很多在四合院开的餐厅,老板就是小两口或老两口,房屋和院子很有老北京的味道,环境非常舒适。”去得多了,舒晴跟老板成了朋友,“每次不用点菜,老板直接帮我准备好三菜一汤,吃完我就在店里写写稿、改改稿子。”

  看着留有历史印记的灰色外墙,一个念头忽然在舒晴心中升起,“我老家黟县也有很多徽派建筑风格的老房子,比北京的四合院更有年代感,如果能在老房子里开个徽菜馆多好啊。”

  赛金花故居开饭馆

  “在家的时候没觉得徽州有多好,离开以后才觉得徽州太好了,想念家乡的泡饭、豆腐丁和巷口飘出的菜籽油香气,这就是乡愁。”舒晴感慨,在外时间越久,这份乡愁就越浓。2009 年,她向报社领导提出离职请求,希望回老家。不过,回来以后,她还兼职报社在安徽区的采访。

  闲下来后,舒晴就在黟县四处看房,从县城到村落,终于在黟县到宏村的路上找到了一处让她眼前一亮的老房子。这个位于上轴村的徽派园林建筑不仅保存完整还大有来头,是赛金花故居——“归园”。

  由于是景点,又是历史建筑,想在这里开饭店谈何容易。几经周折,舒晴找到了房子的主人,反复沟通了多次,终于达成合作。2009 年8 月6 日,“徽公馆私房菜”开业了。这比舒晴计划的开业时间提前了两天。“那天我把所有员工都召集来试菜,忽然来了一辆旅游大巴,哗哗哗下来20 多人。我说还没开业呢,领队说你随便弄些菜就行。结果厨师把给我们试菜的两大桌菜都给他们吃了。”饭后,领队告诉舒晴,他们是从山东来黄山的,游览行程3 天,这是最后一天,刚从宏村出来。“这是我们3 天来吃得最好的一顿徽菜。”听到游客的评价,舒晴开心得要给他们打折,领队说什么也不同意。

  “我没做过餐饮,什么都是摸石头过河。客人的话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很大的信心,全体员工的努力得到了认可。”舒晴说,通过这事他对厨师也百分百信任。

  当时,她给主厨开出了5800元每月的高薪,要知道当时黟县主厨的平均工资仅为4000元左右。

  改良徽菜大获成功

  徽公馆的名气越来越大,食客纷至沓来,不少同行也来挖人。在餐饮界,厨师的流动非常普遍。舒晴说,只要是在徽公馆做过的厨师,哪里都抢着要。“开业半年多,我们的配菜师傅到宏村一个新开的酒店应聘,他说我在徽公馆做二厨,结果到那儿直接当了大厨。”

  2014 年,徽公馆从赛金花故居搬到了黟县县城,还是8 个包厢、一个大厅,规模并没有扩大。舒晴认为,做事情尤其是餐饮,不能一味扩大,而是要把这件事做到精致、做到极致。“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朋友都让我开分店,我都没同意。不是我不爱钱,而是精力有限,厨师研发的每道菜我都要试,我觉得可以才可以推出。”

  舒晴和团队把重油重盐的徽菜进行了改良,口味偏清淡,以养生为主。而且所有菜品都使用高汤,抛弃了鸡精和味精。

  夫妻俩一起开民宿

  在徽公馆,舒晴除了收获创业成功,还遇到了与之相知相守的爱人“猫爹”。“猫爹”对古民居很感兴趣。“我当时的工作地点在黄山,去徽公馆吃饭的时候认识了晴姐,古建筑防火是我研究的重点课题,我们就聊徽派建筑和文化,有很多共同话题。”

  2012 年,舒晴和“猫爹”商量着在黟县再寻一处老房子开办民宿。为了实现妻子的梦想,“猫爹”买下黟县南屏一处明末清初的老宅,有四五百年历史。

  舒晴说,旅行的意义在她看来就是“吃得好、睡得香”,既然徽公馆已经小有名气、做到了吃得好,那在睡得香上面也提升一下?当时,民宿还没有现如今这般火热,从选址、找设计师、民宿规划、图纸修改、软装,舒晴都亲力亲为。

  民宿把老宅的冬瓜梁、门头、柱子都保留下来,在舒适度上面做了最大限度的调整。小窗改成落地窗,天井加盖琉璃瓦,还安装了地暖。“保留老房子的精华,其他方面都是现代、舒适、高科技的。我们和设计师陈熙以及多方敲定以后才形成现在这个模样。”舒晴说。

  看到妻子忙前忙后,废寝忘食,“猫爹”给民宿起名“晴园”,“既是妻子名字里的晴,也代表这里是一个温情的家,算是给妻子的一个礼物。”民宿开门迎客以后,“猫爹”也经常搭个手,比如放在前台的咖啡机,怎么萃取、怎么打奶泡和拉花,都是自己摸索。

  晴园总共只有8 间房,平常6 间对外开放。来到晴园的客人都会在房间和院子里拍照留念,他们把照片上传朋友圈,一时间晴园成了“网红”。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都被美丽的院子和精致的房间图片吸引,甚至为住晴园来到南屏。

  现在的生活很圆满

  舒晴是黟县屏山人,这里人杰地灵,养育了中国杰出表演艺术家舒绣文。“我们同宗同族,她是我的姑奶奶。”舒晴说,她无论到哪都特别自豪地介绍自己是徽州人,“以前,有人觉得我的家乡是穷乡僻壤,但是现在越来越多人了解了徽州文化的博大精深。在这片土地上,一个不起眼的老太太说的一句话,都是蕴含哲理的,能让你反复回味。”

  在北京做记者的时候,舒晴发现地铁口、公交站到处都能看到江西婺源的广告牌,却看不到黄山的。“我就着急啊,特别想为家乡做点事情。”她就利用周末的时间,设计问卷调查,在报社同事和实习生的帮助下发放了3000 份问卷,内容包括“你知道黄山吗、你知道黟县吗、你知道宏村吗?”当时是2006 年,2000份有效问卷中,90%的人知道婺源,70%的人知道黄山,仅40 多人知道西递宏村(但都以为西递和宏村是一个地方),只有十几个人知道黟县。

  当时,舒晴参加了一个黄山相关部门在北京举行的团拜会,她直接把问卷调查的情况反映给家乡领导,希望政府能够加大宣传。“家乡就是能给你带来一顿可口的饭菜,很远就能闻到道口飘出的菜籽油的香气,那就是乡愁。庆幸我回来了,我现在的生活很圆满,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舒晴说。

分享:
沃阁活动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