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恋爱租房全包了 婚恋龙头百合佳缘杀入租房市场

  2018-02-11 19:19:42   来源:36氪  作者:李颐晖

手机阅读

  百合佳缘、美团、京东都在布局租房市场,各家的切入点不同,但都想打造基于主营业务的交易闭环。

  不久之前,百合佳缘集团(后简称为百合佳缘)在IOS悄然上架了一款名为合租派的APP,以实际行动宣布他们正式进入租房市场。在戊戌狗年新年到来之前,百合佳缘集团的房产团队想的不是撮合一对新人过一个喜庆新年,而是在酝酿年后的新动作。

  在接受独家专访的过程中,百合佳缘房产团队负责人车林说,在互联网上,通常一个平台能从UV看到有多少人过来(网站、APP),却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百合佳缘不仅知道这些人是谁,而且还有相对全面的用户信息,比如一个用户的年龄、学历、工作地点、行业、升值还有收入区间和是否拥有房产。“这对于租售房屋太有帮助了。”

  2017年9月,百合网和世纪佳缘正式完成合并,并于2018年1月2日更名为“百合佳缘集团”,成为无可撼动的婚恋龙头老大。不过“老大”对行业的痛点体会也很明显:婚恋社交对于多数人是一次性需求,用户的生命周期非常短,一次成功配对同时也意味着一次用户流失,而且对用户连接得越好、配对速度越快,用户的生命周期就越短。

  互联网企业的衰退期很快,所以他们要不断地改变。在合并之后,百合佳缘集团发布了五大业务线。其中,婚恋、情感、金融归总经理吴琳光负责,婚礼与房产则直接向董事长田范江汇报。这一战略的目的是建立婚恋产业链,拉长用户的生命周期。

  在合租派APP上线之前,百合佳缘还推出了主打二手房市场信息发布与交易服务平台的百合家已上线北京、广州、上海等7个城市,覆盖PC端、移动端、APP,线上房源已达30万套,每日找房用户达3万人。

  从体验最差的合租做起

  与链家、我爱我家的“大小通吃”和万科、碧桂园等房企对长租公寓的热爱不同,百合佳缘房产业务计划从“合租”这个痛点很多、并不好做的产品切入。

  “目前的合租体验太差了,没有一个平台能完全满足用户需求。”车林认为,目前在线平台普遍存在着重复、过期和虚假房源信息。而且中介费用较高,选房效率低,甚至还存在着黑中介诈骗、退还押金困难等问题。“相比二手房,租房的需求更高频,平均的数字是7.2个月。”

  这个基点基于对未来市场的走势判断上。未来新增土地会成为稀缺品,市场进入存量房阶段,一二线城市呈现的是租售并举的特征,租赁领域的产品会出现细分化。据百合佳缘房产团队以北京为例测算,仅北京一地,合租住房将是一个达到1200亿元的市场。

  合租租赁体验差、租住周期短、“标配”室友难找、选房效率低,合租派如何解决这些痛点?车林团队的思路是回到用户本身,基于社交经验找到真实的用户,以人找房。比如,合租派有这些规则:

  1、 通过单一微信及电话只能发布一套房源,过滤中介;

  2、 芝麻信用及手机号认证提升房源真实性;

  3、 结合用户标签及房源信息,提供多维度找房模式,解决匹配问题,降低线下看房成本,提高找房效率;

  4、 通过在线签约,签约房源即刻下架,解决信息重复问题;

  5、 推出低价押金险,解决退还押金难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押金险是国内的第一次尝试,虽然类似险种在国外很普遍,但国内中介很少愿意提供这项服务,因为这块业务很难赚钱。

  据了解,合租派联合中国人寿推出的租房押金险服务,价格是99元,可以得到5000元的赔付保障,避免在租房期间因不可抗力的原因导致的押金损失。里面甚至还包含了工作变动因素。

  解决分租、转租难题

  “我有1000个经纪人朋友,此前的工作经历让我知道线下门店及经纪人的能力。”进入百合佳缘集团之前,车林供职于58同城,负责房产相关业务。不同于传统的分散式公寓租赁机构,合租派对应的房源获取渠道并不是业主,而是转租客、分租客。

  “在业主端我们确实没有优势,获取房源后再装修、出租,(对于我们)太重了。”车林认为与其跟链家、我爱我家,以及目前大热的长租公寓品牌硬碰硬,不如转向撮合平台。“看起来小而美,租户体验差但市场空间好。”

  车林认为,如果一个平台有足够真实的房源,并通过算法保证匹配的效率,那来注册的人就不会少,不管是租客还是转租客。“毕竟匹配效率比在公司群、朋友圈、豆瓣同城高效得多。”

  租房是一个场景型交易,如果要做得轻,又能获得用户的信任,就需要跟用户有大量的交集来建立信任。合租派的考虑是做“售后服务”来增加与用户的接触点。比如以“合租生活方式”等为基础打造社区活动,满足租客社交需求,拉长用户生命周期;又如进行交易追踪,在入住后调查的满意度,租约快到期时进行回访和双方的再推荐。

  春节之后,中关村的码农们可能会在街头、写字楼里百合佳缘的姑娘们拿着租房的广告单出现在面前。“北京目前房子的出租周期是7-14天,而春节后与6月的毕业季是一年中两个最大的节点。”车林表示,除了在中关村等地的写字楼地推产品,也会通过一些社会化的传播手段进行推广。他相信好的产品会在临界点时获得爆发性增长,之后合租派将启动Pre-A轮融资,寻找赛道上带有资源的投资人。

  据了解,目前合租派计划不对用户收取任何费用。未来则考虑在月付金融、品牌广告、生活服务、入驻机构返点等方面获取收益。

  租房市场的互联网属性在哪?

  记者获悉,百合佳缘、美团、京东都在布局租房市场,各家的切入点不同,但都想打造基于主营业务的交易闭环。

  它们的共同点是:基于自身线上平台的庞大流量、过亿的注册会员,去打造租房平台。例如京东还把作为股东方、携带9亿流量的腾讯包装进平台背景中。此前,京东中标北京住建委主导的北京住房租赁监管平台技术合作方,对租赁市场也是野心满满。

  阿里“智慧住房租赁平台”的野心同样不小,它试图把公共租赁住房、长租公寓、开发企业自持房源、中介居间代理房源、个人出租房源全部纳入平台管理。

  唯一的疑问是,这些打造线上生态闭环的互联网公司,如何看待线下场景对租房业务的重要性?虽然平台思路的大方向已经被认同,包括链家在内的“重资产”模式中介已经开始转型,但此前的爱屋吉屋、Q房网大战,以及与安居客等端口平台的谈判中,重线下模式都占据优势。这个问题的本质依旧是谁离用户更近?目前,用鼠标投票的叛离成本还是远比用脚投票的叛离成本要低,高粘性的用户使用场景在房地产行业还没有一家可以完全做到,用户看重的仍是品牌,平台依赖的仍是市场占有率带来的话语权。

  目前为止,租房市场还没有发现新大陆,但这并不妨碍群雄割据。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