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氪空间刘成城:盲目并购无意义 2020年追上WeWork

  2018-05-09 11:33:39   来源:猎云网  作者:岳丽丽

手机阅读

  并购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

  “盲目并购的,就是在讲故事,根本就没有良性的业务”,氪空间创始人兼董事长刘成城在接受采访时对联合办公领域频繁并购作出了表态。

  根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3月至今,联合办公领域共完成8次收购或合并。优客工场、WeWork中国均开启了“买买买”节奏,并购同类企业欲增加筹码。氪空间虽然一方面的确认为扩充规模是当务之急,但是对于这种“买买买”模式,刘成城似乎并不眼红。

  在他看来,今天看哪家同行是否仍在健康发展,就看它还有没有在持续拿项目、持续开业。

  “很多小公司服务不标准,并购之后无法统一管理,因为大家的产品不一样”,刘成城表示。“比如我的产品五千方只要三个人管,而别家的产品可能要五六个人管,而且提供的服务也不太一样,比如我们每个空间里茶水、饮料都随便喝,而他们是收费的。我们也看过一些标的,如果符合我们标准的,我们一定会谈积极收购的,但是实际上目前没有。”

  “而且我们现在每个月就能拓展三四万方,这是国内两三家同行的总和,所以并购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他补充道。

  “我现在主要精力放在氪空间”

  36氪的野心早已经不止于科技媒体。从2016年开始,36氪逐步将业务拆分成了36氪传媒、氪空间、鲸准三大子公司。

  对于刘成城来说,36氪媒体像一个已经长大的孩子,用他的话说“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上大学了”,于是给了他更多自由,把精力主要放在了氪空间,尽管这个他嘴里所谓的“小学生”一开始并不存在他的宏图伟业中。

  计划外的事情往往也能带来一些惊喜,刘成城本人也曾在接受每日人物采访时爽快地承认了一点,如果只是单纯的媒体平台,他可能已死在一大波科技类媒体袭来的浪潮里,而非像现在这样,搭乘创业的风口,和任意一家竟争者相比,都有其它板块带来的优势。

  相反,对于氪空间是否多多少少得益于媒体业务,他却十分谨慎:“我觉得没有,最多有一定的品牌共享。比如我对外融资,大家都知道我是谁,可能这方面有一定的帮助,但在业务上其实没有太多协同。”

  氪空间成立于2014年4月,最初为孵化器模式,2015年年底开始转型为联合办公模式,2016年年初开始组建团队。

  2016年6月第一家氪空间落子北京创业大街。在联合办公领域,氪空间可以说是后进者,直至2017年年中,氪空间的商业模式和能给客户提供的服务才基本成型。9月获IDG资本的新一笔融资加持后,推出4.0代空间产品。据了解,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智能化:智能门禁系统、智能云打印系统、智能控制系统,除此之外利用大数据安排会议室日程设置。据介绍,目前已开业的4.0氪空间将近10家。

  据介绍,未来即将开设的新社区将尝试不同的功能区,比如有母婴室、瑜伽房、迷你KTV、SPA,甚至还有类似于托管儿童的地方。目前氪空间400多人,有50多人的设计师团队。

  最终放弃与WeWork中国合并

  商业房地产服务公司高力国际发布的《2017年灵活办公空间展望报告》中表示,联合办公在近两年保持着30%的增速发展,预期在2030年将占据整体商办市场30%体量,成为千亿市场规模的行业。除此之外,近年来联合办公正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据此测算2030年,30%的办公空间将以联合办公的形式存在。

  在刘成城看来,联合办公的诞生与时代背景高度相关。技术的发展带来企业形态的变化,其中最大的两个变化是团队小型化和组织分布化。团队小型化是指由于技术的发展,小型团队的效率越来越高,因此诞生了很多依托于大平台的小微企业,大型企业的组织也越来越碎片化和小型化。组织分布化则是指200人以上的企业如今平均有5.6个办公地点,这个数字是20年前的2倍多,产生这个结果的原因是业务的全球化和全国化。

  他表示,氪空间初心是解决小微团队办公难的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办公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越来越高。过去十几年本来为中小企业设计的商住类物业增长却非常少,而新设企业的数量却增加了很多很多倍,企业办公的基础设施其实都不是很完善。氪空间希望让小企业小团队可以快速、方便、性价比更高的获取优质的办公体验。

  刘成城表示,目前市场上广义上的联合办公有三类选手,一种是像SOHO3Q这样的本身有商业地产;另一种是像TEC、雷格斯等以传统的服务方法做办公楼,这种开放共享空间很少,更偏向高端客户;最后一类是类似氪空间和WeWork,也就是严格意义上认为的联合办公。他认为,联合办公是整个共享经济里的一个全新品类,就如同旅游领域的airbnb,出行领域的uber、滴滴一样。

  有观点认为2018年是中美联合办公正面竞争的元年。事实上,刘成城整个2015年都在研究WeWork,并把其当作可以与自己抗衡的唯一对手。今年4月,WeWork中国收购裸心社,刘成城告诉记者,其实早在年初氪空间、WeWork中国两方就谈过一个类似滴滴和Uber中国的合并,来来回回谈了四五次,“尽管我们晚于WeWork中国起步,但我们当时规模是他的好几倍”。

  最终,因为意向的问题合并谈判搁浅。“当时谈判过程中他们也说过,如果我们不跟他们谈,他们就收购裸心社。他们董事长说必须买一家中国公司,但是我们不愿意,我们更希望双方合作经营。”

  2020年追上WeWork全球的规模

  刘成城还发现,其实2016年以后新进入的联合办公企业已经很少了,同时2016年下半年出现了大量的玩家倒闭现象。于是有观点认为联合办公空间行业进入洗牌期。“这几年公司和业务也在渐渐成型的过程中,严格来说,今天也不过是联合办公行业和氪空间的起步阶段,目前还更多是在物理空间上规模化生长的时候”,刘成城表示。

  但SOHO3Q的潘石屹也表示国内共享办公行业还处于“婴儿期”,但是行业内的“规模战”已经打响。“规模”是潘石屹在做SOHO3Q时不断强调的关键词。

  在不久前的SOHO中国2017年度业绩会上,潘石屹表示“SOHO3Q工位数今年提升一倍”。氪空间今年的战略也不谋而合,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氪空间则开始紧锣密鼓地布局市场、拓展规模。

  氪空间目前主要在大城市商圈写字楼选址,首先希望北京上海的核心区域全覆盖,其中北京已开业8家,上海11家,南京3家,天津杭州武汉2家,苏州广州成都厦门各1家。正如氪空间总裁钟澍表示:“不仅仅是北京和上海,也不止步于中国大陆”,据悉,海外如新加坡、香港和东京氪空间也在建设中。

  据介绍,2017年底,氪空间已开业10余万平米,20000个工位,30余个社区,今年Q1已经签约15万平,预计到2018年底开业总面积将超过40万平米,形成规模优势。

  而在规模这一数据上,另一联合办公玩家优客工场给出的说法是,优客工场的规模将覆盖全球35座城市,160个共享办公空间,拥有超过10万名会员,总管理面积达到50万平方米。

  刘成城并不认同优客工场当前的规模算法,他表示,优客工场说的面积包括了加盟、挂牌和换股的场地,是不产生收入也不理性的规模数据。“氪空间都是自营面积,以自营面积和收入看,我们是国内第一。未来3个月,我们还将进一步拉大和第二名的差距。”

  据了解,氪空间目前经过3个月爬坡期的成熟门店都是盈利状态。“我们应该在2020年前希望服务50万家公司或者团队”,刘成城在接受采访时快速算了一笔账:“假设每个公司6个人,那就是300万人。按照现在的速度,明年底大概能到150万方。”

  最后,刘成城放言:“2020年追上WeWork全球的规模”。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