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明枪暗箭的口水战揭开了联合办公的"王者局"

  2018-06-01 10:23:04   来源:园区界  作者:李晓丽

手机阅读

  从传统的孵化器、创业咖啡馆一路进化,联合办公的玩家们将市场的边界拓展到了写字楼,商场,旧改物业,园区,新城。

  疾行3年,联合办公发展速度惊人,冲击IPO都已在议程之上。如今,行至中场的头部玩家开始在规模上争夺关注度和话语权。

  互怼、站队、合并、价格战、冲击IPO……联办的剧情发展越来越似曾相识。回顾千团大战、出行大战、外卖大战,我们会发现联合办公也悄然走入王者对决阶段。

  一、创始人亲自下场开撕  PR大战硝烟四起

  2018年5月,是联合办公的PR(公关)月。

  一向低调的36氪创始人刘成城作为发言人出现在氪空间的媒体沟通上,直指“有些友商”伤害了整个行业。

  去年潘石屹隔空叫板毛大庆的剧情再次上演,只不过今年换了主角。

  “有些同行,一心搞所谓生态面积,让别人的社区加盟,改个牌子就算,又收购了一批小公司。这种贴牌加盟的混营模式,只重数量不看质量,看起来可以使规模一下子膨胀很快,但会让外界对刚走上发展之路的联合办公行业产生误解,而且因为没办法统一产品和线上线下服务的标准,从长远来说,更会伤害到办公客户的体验,伤害整个联合办公行业的品牌。”

  行业里的人清楚,这大概率是在说优客工场。因为光是在2018上半年,优客工场就一口气把洪泰创新空间、无界空间、碎片空间、Wedo、Workingdom五个联合办公的头部品牌收入囊中。

  开撕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毛大庆本人没有出战,已经站队优客工场的洪泰空间创始人王胜江则进行了反击。

  王胜江与园区界作者碰面就问:“刘成城那篇文章看了没?”

  “不厚道。”王胜江算了算他手里掌握的数据,对方和优客工场四五倍的差距,这么个法子蹭热点显得不厚道。

  卷进这次PR口水战的不止这两家。从氪空间9号举办媒体沟通会之后的时间里,围绕优客工场收购事件的热点稿就没消停过,连投资人都掺和进来了。

(图:投资人点评联合办公买买买)

  泛城资本董事长陈伟星就一点没留情面,他在朋友圈评论:“联合空间‘买买买’不光是没有意义,是扯淡,买一堆不数学上精细的空间,是一堆垃圾包袱。”

  狂奔3年,表面向来和和气气的联合办公,也像互联网行业那样走到了杀气四起的这步。

  在收购事件上被怼,毛大庆没直接回应,对于高价拿楼这一槽点,他这可没放过。在一个交流群里,有业内人士讨论到有些联办企业“哪贵拿哪”的现象,直指WeWork、氪空间。对此,毛大庆调侃说自己真的不行,“没那本事”。

  原来,今年5月,氪空间称已经租用了位于湾仔的华懋轩尼诗道1号One Hennessy大楼的11层到19层的共7层83,000平方呎,平均每平方呎租金超过港币80元,开业后平均工位费预计是每月8200块元左右,可谓是创了行业工位价格新高。

  创始人冲锋在前,各个企业的品牌公关们也没闲着。似乎有预谋一样,融资消息一家接一家的放出来:氪空间宣布完成6亿pre-B融资;Industrious完成8000万美元C轮融资;梦想加空间宣布完成总规模3亿元的B轮融资;米域联合办公B轮获4亿融资……媒体专访一篇接一篇发出来,财力雄厚的空间还有配上广告投放看效果。

(图:WeWork和氪空间在微信朋友圈投放的广告)

  为了蹭热点,融资事件被按下,择机发出。为了找到最好的传播角度,“整个部门忙了一晚上”一家刚刚放出联合办公消息的PR对园区界说。

  其实,行业从去年开始,投资人就觉得热度不够,撺掇着媒体和联合办公搞点大事情。几句牢骚吐槽都能引发一波关注,熟稔规则后,玩家们也基本上学会了蹭热点。

  不过,在新开的这局“王者之争”中,不是每个玩家都有资格入局,头部玩家正被分为3大集团。

  二、老炮的势力地图 3大集团军各怀心思

  在联合办公行业的老炮志强看来,头部玩家正集结成三大集团军。

  第一集团:WeWork、SOHO3Q、优客工场、氪空间;

  第二集团:纳什空间、梦想加、We+、办伴、方糖小镇、星库空间、P2等;

  第三集团:一部分是那些处于被动位置的选手,像裸心社,无界空间、wedo等已经被收购的,另外就是UFO、众舍空间等地方和小众品牌。

  志强的这个分法能不能站得住?第一集团这些名单靠什么入围? 如图所示,估值、融资、规模、投资领先,让他们赢得了更多主动权。虽然都在第一集团,四大玩家的关系也很微妙。“WeWork是外资,SOHO3Q完全是商业地产的逻辑,目前撕得最猛的就是优客工场和氪空间。”

(图:联合办公头部玩家列表)

  第二集团又为什么是这些名单?他们是少数的还能掌握决策权的头部玩家,但和第一集团比起来还有差距。

  比如虽然纳什空间接受了氪空间投资,但还拥有话语权,管理面积也非常大,将近80万平米。星库空间管理面积近10万平,行业评价自我造血能力优秀。梦想加和办伴除了做空间管理,还走了一条极客的路在空间智能化方面做拓展。但总体看,和第一集团实力相比还有差距。

  第三集团,用志强的来说除了小众品牌,剩下的有知名度的不是被人收购,就是已经站队了,没有了独立性,“血统已经变了。”

  这么划分,其实也跟志向有关——第一集团的玩家几乎都有近两年冲击IPO的企图。

  WeWork上市想法早就有了,不过时间、地点未定。至于SOHO3Q,潘石屹明确回应会在成熟时机独立分拆上市。

  优客工场IPO的提法也是公开的,今年5月,毛大庆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提到IPO考虑之中:“我们或许只要再进行一两轮融资就可以上市……可能是在今年,也可能是在明年年初。”文章称,毛大庆本人拥有公司大约25%的股权,他正在权衡香港与上海两地的优劣。“中国大陆是一个重要的选项,因为这里的政策对科技服务独角兽公司很是优厚。”

  唯一不确定的氪空间,从最近这波宣传架势来看,野心不小。

  三、王者局背后的diss 大≠好

  PR硝烟里的第一集团军目的明确,聚集流量,聚集关注度,提升知名度,强化存在感,冲击IPO。那么剩下的选手在干什么?深谙游戏规则的玩家谁都没闲着。

  比如,优客收购系列品牌就引发了一波互怼。

  谈到为什么是这些品牌被收购,一位不便透露身份的联合办公玩家分析道:“方向正确不一定能避免被收购,但是方向不正确一定会死,死法不同而已。目前行业里的并购大部分都是因为被收购方做不下去了,但是并购本身肯定不是仅因为这个方式而存在的。”

  还有玩家觉得现阶段不能一味看规模数据,得看健康指标。比如,梦想加就认为:“得看产品是否有核心竞争力。这是任何一个目标做大做强的企业发展的根本,对于目前鱼龙混杂、同质化严重的共享办公领域来说尤为重要。”

  那么联合办公怎样才算健康发展呢?

  在保证单店盈利的情况下,进行规模化复制,这是行业共识也是商业常识。嘴炮打来打去,争论背后的核心议点在于:单店盈利能力。如果第一家不能盈利,那么扩张就是盲目的。

  显然,在头部玩家的竞争中,单店盈利能力是支持他们走到现在没有被洗牌出局的关键。剩下还值得争论的就是扩张模式:到底是自营还是加盟靠谱?

  刘成城坚持自营,毛大庆选择自营+加盟。后者的风险在于管理能力和企业文化统一。

  优客工场有没有意识到这个困难?当然。洪泰创新空间卖给优客工场大概一年多了,这一年时间都在做尽调、团队整合、企业文化融合等工作,王胜江称外界担心的这些问题毛大庆就开始着手解决了。

  PR大战虽然打得热闹,但头部玩家的志向不来虚的。

  在“王者局”里,估值跻身独角兽的优客工场和氪空间有一个共同目标,那就是:超越WeWork。

  刘成城的最新说法是:我们对标的是WeWork全球,曾想和WeWork合并,但现在要超越它。

  毛大庆在《凿开公司间的隔栅》一书中的说法是:我们前面的榜样是WeWork,但优客工场会比它的老师WeWork走得更快更远。

  怎么才能走得更快更远?在喧嚣之下,精细化运营才是下半场的赛点。第一集团军正在速度里酣战,走得更远的事就交给了第二集团军去深耕:一部分玩家在产品的深度上做研发迭代,一部分人在广度上拓展边界。

  那么,对于围观的玩家来说,这场“王者局”能带来哪些启示呢?

  四、联合办公战争启示 规则制定者的胜利

  如果粗略将地产分为住宅地产、商业地产、产业地产,那么这里面只有商业地产是最市场化的分支。纵观产品的创新,也只有在商业地产领域最淋漓尽致。

  同时从孵化器出发,为什么最后只有联合办公如此热闹,赢得资本市场捧场?

  本质来看,如果将成功上市作为一个节点,联合办公即将到来的胜利将是一场规则制定者的胜利,是极致主义者的胜利。

  尽管看上去很美,但联合办公行业的普遍型战略亏损一直饱受质疑。乐观主义者坚信联合办公前途无量,悲观主义者笃定未来注定惨死。只有身在其中的人知道这是个薄利,但朝阳的行业。

  从2015年元年算起,联合办公从连行业都无从谈起,到如今选手众多,资本青睐,发展速度着实惊人,行业迭代也真够频繁。这3年的急速发展,离不开联合办公规则制定者对于市场边界的拓展,以及他们对于新办公方式的重新定义。

  从传统的孵化器、创业咖啡馆一路进化,联合办公的玩家们将市场的边界拓展到了写字楼,商场,旧改物业,园区,新城。

  在联合办公的另一边,一群创业者选择了孵化器模式,但更多的人选择了“骑墙”,既做孵化又搞办公。这是最纠结的一波人,他们感受不到头部玩家的兴奋,更多是来自单店持续亏损的挫败感。他们的商业模式里既有TO G的客户,又有TO B的客户,都想取悦,但都不够极致。

  参照国际范畴,不管是WeWork还是YC都在他们的范畴取得了一定意义的胜利。只不过那都是属于极致玩家的胜利,是产品主义的胜利。

  从联合办公生发出来的启示是:市场一直都在摒弃中庸,用户越来越倾向拥抱极致主义拥抱产品主义。如果你不够奋不顾身,在竞争凶猛的商业世界,极易出局。

  而我们再来回顾这场“王者PK”,互怼、站队,他们一个都没少。火力全开,背后是新工具新思维玩得溜;主动入局,是大佬们既然战斗了,就全情投入。(完)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