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海尔

宋卫平操盘40亿的越剧小镇 堪称“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融合的典范

  2018-03-16 14:50:39   来源:乡村振兴战略智库

手机阅读

  没人想到,就在越剧诞生的一百多年之后,在剡溪边的山水田园之间,将有中国第一个戏剧小镇在这里建起。

  

        越剧小镇以女子越剧诞生地甘霖镇施家岙村为核心,是全省重点建设的三个文化小镇之一。小镇规划面积3.68平方公里,范围涉及甘霖镇施家岙村、丽湖村、苍岩村,计划总投资近40亿元。

  小镇以“中国戏曲朝圣地,华东文旅新地标”的定位,按照5A级景区的建设目标,通过3~5年的建设和运营,把越剧小镇打造成为全国戏曲戏剧艺术交流体验的新乐园、文化产业创业创新的新平台、文化旅游农业融合发展的新样本,成为中国戏曲第一镇。

  浙江嵊州,山水青绿,田园清幽,流淌千年的剡溪水至今依然清澈。这里是江南人文荟萃之地,越剧之乡。百年前,中国女子越剧正是从这里起步,乘着乌蓬船沿着剡溪走进了上海十里洋场,成为了全国第二大剧种。

  没人想到,就在越剧诞生的一百多年之后,在剡溪边的山水田园之间,将有中国第一个戏剧小镇在这里建起。8月2日,浙江嵊州越剧小镇正式揭开面纱,对外发布规划。不久之后,这里一片原本千亩的农业基地,将建起大大小小的剧院、戏剧工坊、工匠艺术村、戏曲博物馆乃至影视基地,并将和百亩花海果园一起,试图重新找回中国人曾经理想的“桃花源”。

  在小镇揭幕当天,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濮存昕、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戏剧导演牟森等文化界名人悉数赶来,和小镇文旅公司董事长亦是戏剧导演的郭小男进行了一场“小镇和戏剧生活”的对谈,他们谈到了中国人的精神原乡,谈到了中国人理想生活形态,而在这些文化人看来,越剧小镇的未来,或许有可能找回中国人传统的生活方式,重归一种“桃花源”。

  戏剧小镇会是什么样?

  作为一个以戏剧和山水为核心的文旅小镇,越剧小镇沿剡溪而建。山水田园之外,小镇既希望构建桃花源式的理想家园,也希望在这个地方打造一个世界级的戏剧生态环境,吸引全世界的艺术家聚集到这里来。

  目前,越剧小镇规划了五大艺术板块。包括剧场、工坊、艺术大学、工匠艺术村、影视娱乐五个部分内容。其中最重要的剧场部分,目前就规划设计了三大风格各异的剧场,包括晚宴剧场、经典剧场和音乐剧主题剧场。

  晚宴剧场是近千人规模的圆形剧场,源于水乡社戏,观众环绕而坐,一座水上舞台位于中间。据介绍,晚宴剧场未来将有常驻演出,目前打算第一个在此上演的正是经过全新舞台技术包装的越剧经典名剧《追鱼》。

  而这个剧场最让人惊奇之处,在于演至高潮,剧场的一面墙将完全打开,观众将看到眼前最真实的江南山水。

  风情各异的近十个小型戏剧工坊也是戏剧小镇的核心所在。小镇未来将邀请海内外戏剧、音乐、舞蹈、民间艺术等大师,来此免费实验、教学、研究、演出,尽可能地呈现实验戏剧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小镇表示还将专设一座剧场,上演并接待各种国内外濒危剧种,以此实现对传统文化的实质性传承与扶持,改善当下稀缺剧种的生存状态。

  工匠艺术村落也是小镇特色,未来将邀请绘画、陶艺、服饰等艺术门类落户小镇,传承工匠精神。此外,小镇将引进和创立国内先进影视娱乐基地,并建立戏曲博物馆和戏剧数据库。

  为了对标国际标准,越剧小镇还计划以原有的嵊州越剧艺术学校为基础,打造女子艺术学校。除越剧表演做为主科教育之外,还将囊括其他艺术学科。小镇将不断邀请众多艺术大师来此免费创作生活,同时在学校进行专题授课教育。

  戏剧小镇未来要干嘛?

  “枕边山水近,戏里日月长”,越剧小镇计划以3-5年的建设,完成这个庞大的工程。

  而硬件建设同时,关于小镇戏剧和文化的内涵部分已经开始酝酿并着手实施。

  小镇文旅公司董事长郭小男是中国最知名的戏剧导演,他用“梦里桃源,不负江南”八个字,概括了对小镇未来的期许。

  对于这八个字,郭小男解释说,“梦里桃源”喻指小镇带来的新的生活形态。

  “我看到上海这样大城市里,高楼耸立,一个小窗户挨着一个小窗户,为了一个小窗户,很多人可能要拿一辈子的奋斗来换,可是仔细想想,也许生活本来并不应该是这样的,且不说雾霾,且不说紧张节奏,中国人原来那种田园的、休闲的、放松的生活方式,对自然亲近的关系消失了,本该有的传统生活形态丢失了。”

  “所以小镇最根本的,在于呼唤起人对于情感的,关于修身、悟道的传统生活方式。它以逆都市的人文角度,满足人们希望远离城市喧嚣,对于宁静生活的理想需要。让山水、田园、村居、戏台等元素,隐隐指向中国人心中的那个桃花源的理想。”

  至于“不负江南”,则是指对文脉的延承和发扬。“中国最好的时代是宋,最好的地方是江南。它既是天下粮仓,又承载天下文化。我们这一代人对于江南的表达不应再限于 小桥流水人家 ,而应该指向不负传统、不负文化,不负先人打造出的几千年文脉的担当与创新。这才是不负江南的本意。”

  在郭小男的构想中,这个小镇可能因为十个“工坊”,构建起全世界最优秀的实验戏剧、先锋戏剧基地,国际上最有品牌的大师们在此落地,科研、实验、演出、教学。未来,这里将有中国唯一也是最大的戏剧音像数据库,也会有一个中国最好的戏剧博物馆。在他看来,这些事,大城市的任何一个剧场剧团都是无法实现的,但戏剧小镇恰恰可以。

  而至于邀请那些濒临灭绝的“天下第一团”等非遗剧种,郭小男表示,“做文化真的是赔钱的事儿,但是这个钱要赔,因为这个事情目前只有我们能做的,我们会用其他的方式去弥补,比方旅游、休闲、度假,酒店、农业等其他一切,尽量地去平衡资金。”

  越剧和戏剧在当下的社会始终处于小众的范畴,巨资打造这样一个戏剧小镇,如何收回成本,成为不少人关心的话题。负责小镇建设的镇长杨岳表示,“对于小镇未来在文化、艺术方面的运营,我们做好了艰苦奋斗的准备,短期内并没有想过盈利。”

  2017年2月5日,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明确“田园综合体”概念,提出社会资本参与、创新商业模式、城乡元素结合、多方共建共赢的城乡一体化发展新路子,由此为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创新新农村建设、重塑中国乡村带来无限想象。如今,一场“田园综合体”的乡村实验,正在施家岙村如火如荼展开。或许,它也会像越剧那样,从这个小山村发端,唱响全国。

  如何在特色小镇里玩转新型业态“田园综合”

  自然生态

  建构都市人的“梦田”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循着李白的脚印来到剡溪畔的施家岙村,山村春意盎然,蓝城农业嵊州示范基地就坐落于此。

  比金黄油菜花丛更耀眼的,是基地里的“农庄样板”。主体一栋面积约400平方米的中式宅院,面江背山,青瓦白墙,建筑面积143平方米,还有巨大的露天中庭。

  站在农庄二楼的露台上,一个占地约20亩,由外园、内园构成的“农庄田园”尽收眼底。外园约11亩,种上了适合嵊州水土的果树,白丽水蜜桃、短柄樱桃……从初春到金秋,鲜果不断。果树间的空地也被充分利用,套种上了乌塌菜、紫甘蓝等。排涝渠以内是9亩的内园。“迷宫菜园”蜿蜒曲折,小葱、芹菜、西兰花、紫甘蓝与花花草草“挤”在一起,色彩浓艳;玻璃花房一片葱郁,阳光能进狂风暴雨不能进;“晒谷场”象征丰饶,也是一处留白……农业种植与园林景观融合,农业生产与生活情趣也就结合了起来。

  “我们积累了4年,然后用137天打造了它。”蓝城农业总经理助理刘鹏告诉记者,“这是农庄的1.0版,旁边3幢在建的是2.0升级版。它们是未来蓝城农业小镇的产品原型,我们要将它打造成为大家心目中的‘梦田’。”

  “每个人心里一亩田,每个人心里一个梦,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许多参观者,都会被某些小细节莫名地“击中”乡愁,“这个地方跟我老家有点像”。比如,从农庄进到菜园并没有规定的出口,因为农村就这样,路由人自己踩出来;外园和内园间,有个400立方米的水塘,老家也有这么一方水塘,大人洗菜洗衣服,小孩则游泳嬉戏;老杏树上挂着一个鸟窝,树下有谷堆和树桩做成的桌椅。

  参观者还会发现,田园风光虽相似,但这个农庄比家乡更符合现代人的生活——干净整洁,道路都铺了碎石子,花坛、菜园用石头和木块垒起,果树下不再泥土裸露,或种上了黑麦草,或铺了一层山核桃壳,赏心悦目。农艺设计综合考虑了视、听、触、嗅、味这些感观因素。高科技元素俯拾可见,作物是浙江省农科院最新培育的品种;藏在中式宅院一层的3.9米高架空层,是一处高科技立体农艺空间,光伏电板发电,一体式种植机、植物墙、A字抱架水培……架空层可利用土地面积385平方米,种植面积总计可达430平方米,土地利用率达110%。

  产业生态

  打造“农民利益共同体”

  提高农民收入的背后,是一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蓝城全产业链、高附加值的农业模式,比如研究院、示范基地、蓝城检测、供应链公司、终端销售5大板块,打通了传统农业的“任督二脉”,农产品直接通过蓝城的平台销售,20亩地除了承担生态、生活的功能外,一年还有超过10万元的生产性“收成”。

  今年2月27日,嵊州市政府和蓝城、绿城合作的绿城嵊州越剧小镇投资公司,又在施家岙村拿下了二期6宗土地,一个集越剧小镇、现代农业、美丽乡村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已经开工。未来,农事、民宿、活动、旅游……意味着这里的用工量还将大增。“我们一直在努力探索,如何在未来的运营和利益分配中与农民更好地融合在一起。”蓝城农业总经理谷建潮,将此称之为“农民利益共同体”。

  “心安理得。”谷建潮用了4个字概括如何打造这个“农民利益共同体”。“理得”,指农民当下应该得到的部分,不仅指从农民土地流转获得的“地租”、在农庄就业的工资性收入,还能为农民自主创业提供条件。“心安”,指农民可以享受未来预期的利益分配,包括农庄收入的溢价部分分红、村集体入股,还包括观念理念、技术技能等方面的培训,医疗、教育等基础设施改善所带来的福利,意在改变城乡之间“两张皮”的割裂状态。

  社会生态

  为农村留住年轻人

  陈彬,90后,嵊州当地人,南京农业大学科班出身,绿城现代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生产管理部经理。

  “做农业要耐得住寂寞。”陈彬说。农村、农业人才的缺失,已是不争的事实,30岁的人不会在农村种地,因为种地的收入支撑不了生活。即使像陈彬这样的农业科班出身,毕业后从事农业一线工作的人也极少。像陈彬班里22人,最后只有两三个人从事农业一线工作。怎样让年轻人回归农业、回归农村?

  “现在看来,这里是我最好的选择。”既不浪费所学,又能回到自己的家乡,2013年3月,陈彬进入绿城,当时嵊州基地刚刚启动。4年间,陈彬见证了基地从无到有,自己也成为企业农技方面的“一把手”。

  “我们做小镇,一个非常重要的出发点和目的,就是通过小镇带动周边的农业、农村、农民这‘三农’问题的解决。”将二次创业瞄准了小镇的蓝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说,试图改变目前中国农业现状的动机,占到他做小镇动机的60%。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