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十月活动

4位韩国年轻人的租房故事

  2018-09-16 09:22:15   来源:后窗

手机阅读

  房间就跟“俄罗斯方块”一样,摆满了人。

  和“北漂”一样,在首尔,也有很多漂泊奋斗的年轻人。不同的是,韩国国土面积小,人口分布非常集中,首尔市加上周围的卫星城市,共居住着韩国近一半的人口。房少人多,导致房价高企,租房成了年轻人共同的选择。

  据媒体报道,2018年4月,首尔江南区的公寓平均交易价格约合每平米9万元人民币。5月初,韩国有调查显示,首尔人一分钱不花也要攒近9年工资才能在市内购置房产。

  像综艺节目里看到的一样,一些韩国明星都是租房生活,租到全年付款的房子,会买个蛋糕庆祝一番。

  我们找了4个在首尔生活的青年人,讲一讲他们的租房故事。

  ▲考试院。租住价格从15万到55万韩币不等,周围配备有读书室,健身房,餐馆等。林鹏 摄

  金顺玉 35岁

  中国朝鲜族,在韩国租房10年

  我在韩国几乎住遍了各种各样的房子,从地下到地上,从城市边缘到富人区,现在想起来有喜悦,更有艰难的时刻。

  在韩国,按照支付方式,可以分为月租和传贳,后者是指按全年付款的方式。我2006年大学毕业后到韩国,在那之前,在哈尔滨读书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最大的梦想是挣到钱开一家麦当劳或者肯德基。来韩国的时候,愿望遥远了,就想先生存下来。

  2014年之前,我都是住的月租房。这种房子不仅要交月租,还要交保证金,类似中国的押金,但是比押金要多很多,一般是月租的10倍还要多。比如,我第一个房子月租1200元人民币,保证金要交1.8万。等房子到期,如果你没有拖欠房租、损毁房屋,房东就会返还保证金。高额保证金一方面是因为韩国房子很贵,另一方面主人拿了保证金可以做投资、吃利息。所以保证金交得越高,月租也越低。

  刚来的时候,我住的是东大门附近的地下室。那时候住在亲戚家里,一间房里除了柜子、洗衣机,地上可以躺下4个人。因为暗,白天也要开着灯。那会儿是绝望的,来之前我想着韩国应该有很多高楼大厦,起码比哈尔滨繁华多了,来到一看,还没我们一个三线小城市好。我一边在啤酒吧打工,一边在首尔大学学语言,接触的韩国人多了慢慢习惯了,开始想着怎么生存下去。

  2010年,因为要结婚了,就从亲戚家搬出来,开始自己租房。在中国人聚集的大林洞租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3000多元人民币每个月,保证金交了3万。那个房子阳光很足,早起就能晒到阳光。那时候,我和我老公都非常忙,每天早起匆匆出门,晚上回到家才有时间打扫卫生。我在一家语言学校教韩国孩子中文,每个月挣1万多块钱。对这个房子印象最深的是,结婚的时候买了粉色的被套,房子看上去很漂亮。

  2014年,我老公的工作换到了松坡区,我的孩子也该上幼儿园了,为了去考试院(补习班)方便,我们全家又换到了松坡区的巨余洞,那里是富人区里的平民区。那是我们租到的第一套传贳(编者注:在韩国,租传贳房,租房者将一大笔保证金交给房主,房主将保证金拿去投资,利息和收益就是房租。租房者不用再每月交房租),自己省吃俭用攒了钱,又跟朋友借了点,交了54万元人民币做保证金,可以住两年。

  传贳的房子不好租,需要看很多次,看看主人有没有把房子做抵押、贷款多不多。新闻里有出现过租了传贳房,房东拿着保证金跑了,租客去维权,发现房子被抵押的情况,很惨。如果房子贷款还剩50%以上,房东如果跑路,也很危险。

  能租到传贳的房子,一年可以省去房租,意味着生活迈入了全新的阶段。所以亲戚朋友都会来家里庆祝。在韩国,这样的庆祝朋友们一般会送手纸、洗衣粉,我还记得那些礼物的包装盒上写着“幸福的家”、“发财吧”,特别开心,像有了自己的家的感觉。搬家的时候,也按照韩国人的风俗,电饭锅先搬进屋,寓意吃喝不愁吧,哈哈。

  这几年,随着高息时代结束,存款利率越来越低,传贳房越来越少了,即使有,保证金也要交到75%甚至以上,很难了。考虑到孩子要有个固定的地方上学,我们开始看房。2016年的时候,我们借了亲戚的钱,在很郊区的地方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花了200多万元人民币。那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城市小区房,没有小区,到地铁站还要转一趟公交。我们希望再奋斗几年,能换到小区里,房子周围配套齐全,孩子学美术的考试院走路就能到,附近有公园、超市,还有监控,安全、方便。

  ▲屋塔房一般是房东在楼顶加盖的阁楼,很多都是用临时用的板子围起来的,冬冷夏热。图为屋塔房外部。林鹏 摄

  金知颖 27岁

  两年考试院租房经历

  我是首尔人,租房经历开始于3年前。

  那时候我刚从清洲的师范大学毕业回来,学的是社会学。在韩国,师范类大学生毕业时能拿到一个教员证,拿着它可以做一些替代性的临时工,比如,有一些学校有老师怀孕生子,或者生病时,可以去应聘做代课老师。如果要做正式的教师,需要报专业的培训班——我们把培训机构叫考试院,然后参加一年一度的教师资格证考试。

  为了节省路上奔波的时间,我在考试院附近租了一个房子。位置在首尔露梁津一带,是韩国比较有名的考试院聚集地之一。“考试院”大概是上世纪90年代在大学附近出现的,主要为考公务员、警察、消防员、教师的人服务。

  考试院的房子都很小,进门一张单人床,旁边放一张书桌,人再站进去,就跟“俄罗斯方块”一样,摆满了。胖一点的人,躺在床上可能都翻不了身。厨房、卫生间都是公用的,你需要付钱给阿姨,让她帮忙打扫卫生。整体来说,这种房子空间狭窄,没有大型窗户,很压抑,大部分人都是白天去上课,晚上回去睡觉。

  我租的房子每月40万韩元,大约2400元人民币,算中等偏上的水平。考试院的房子根据地段、装修、窗户大小等价格从15万到50多万韩币不等,如果要自习,还要另外在附近的读书室再租一个桌位,通常要花10-15万韩元,大约600-900元人民币。

  房子很小,但每一间都住着一个希望改写生活的人。

  比如,我最大的梦想就是通过考试,成为真正的老师。今年是我第三次考了,压力很大。想拿到资格证,必须通过5门考试,4门专业课,1门教育学公共课,公共课下面还有10个小类,都要准备,最后考试会从中任意抽取一门。有任何一门不及格,所有课程都要重修。有时候你都考了80分,也未必能考上,因为每年的录用比例是根据学校需要浮动的。我报的社会课教师,每年录取比例是20:1,像语数外这样的就更难了。

  考试通过后,教育厅会统一分配岗位,不用再去应聘,正式的岗位提供四大保险,工资大概会从每月200多万韩元(相当于12000元人民币)慢慢提高。如果顺利的话,今年12月通过,明年3月开学时,我就能站在讲台上给中学生讲授法律、品德等社会类课程了。

  相比公寓类的房子,考试院最大的优势是不用交保证金,所以也有一些交不起保证金的人租住在考试院。整体来看,考试院的年轻人都是很拼的,很多人考了好几年还在考。有的人考了几年没钱了,就先去打一年工,攒够钱继续考。还有的半工半读,培训班为他们设计了晚上的课程。

  去年,因为租房,还要交培训班的费用,经济负担有点重,我就从考试院搬回家住了。现在每天早上要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才能赶到上课的地方。我今天之所以有时间跟你讲这么多,是因为我迟到了,不好意思进教室才坐在外面,平时是没有人有空闲聊的。大家都行色匆匆,你看那些背着双肩包,穿着拖鞋,往返于培训班和考试院宿舍的人,他们唯一关心的是怎么通过每一门考试,才能至少不辜负租房的这么多投入。

  ▲屋塔房

  柳俊成 32岁

  从地方到首尔,工作2年,租住屋塔房

  我从21岁开始自己租房,到现在有11年了。韩国人不像中国人,一定要在什么年纪买一套房子。大城市房价太高了,我和我身边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在租房。

  我在一家美容器械公司工作,现在公司附近租了一个8平米的房子,每天坐20分钟地铁可以到公司。是房东在屋顶上加盖的一个阁楼,就是你们在韩剧里看的那种屋塔房。但是现实并没有韩剧里那么浪漫,这种房子很多都是用临时用的板子围起来的,不隔热也不保温,冬冷夏热。

  今年夏天,首尔多年以来最高温的夏天,我的房子里天天都是38摄氏度,不开空调根本没办法住。这个房子每月要花去2500元人民币,保证金交了3万。占了我收入的五分之一,感觉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我是两年前从地方来的首尔,之前在小城市工作,那里的房租比首尔便宜一半左右。但是年轻人嘛,还是喜欢热闹,首尔吃的、玩的都很多,我也想来大城市试试运气。

  有的时候抬头看看公司附近那么多房子,会很感概,房子真的很多,但没有一个是我的。我目前的打算还是继续租房住。工作之外,我喜欢旅游,去很多地方,走走停停,觉得生活也挺好的。韩国年轻人不会要求家人一定要买房,房子可以等自己有钱的时候再买,如果没钱买房就不结婚,或者家里准备一部分租金,租房结婚。


  ▲oneroom 公寓

  林佳 24岁

  在韩留学5年租住下宿、one room公寓

  我2013年到的韩国,读了一年半语言,之后读了四年本科。今年8月24号毕业,马上要回国了。想起在韩国的租房经历,五味杂陈。

  我们学校的宿舍不在学校周围,要坐好几个车站才能到。按照学校规定,所有的行李必须在放假当天离开学校,留学生东西很多,所以基本没有人去住(宿舍)。

  我刚到的时候和另外两个中国留学生合租。中介把我们三个完全不认识的人撮合在一起,一个复式房间,一层住两个人,有厨房和卫生间,二楼住一个人。他们俩比我大6岁,没什么共同话题,平时各玩各的。

  我从云南来,家里最低就零度,从没想到那年首尔能到零下17度。我穿的少,出去一趟回来就被冻得胃疼、想吐。后来一路吐去厕所,吐完想休息一下,他们就说“唉,你快点把这个弄一下,太恶心了”。当时被冷漠深深伤害了,房子到期我就搬走了。

  和合租相比,如果经济允许,留学生更青睐one room。一个人住,卧室、厨房、卫生间都是独立的。月租3000元人民币左右,保证金要交3万——6万元人民币不等。

  我住的第一个one room是新建的,新床、新桌子,但就是没有阳光。那是一个半地下的屋子,楼下有个停车场,我虽然住在二楼,但他们一楼就等于是地下,我在二楼还是有一点跟地面平行。晒不到太阳,人就觉得有点压抑。

  在韩国,还有一种住宿方式叫下宿。韩国有一些房东,比如说他们家有很多房间住不过来,就把它改成下宿。类似寄宿,房东每天会做饭给租客吃,地方比考试院大一点,吃的也好。

  我开学前有一段时间没地方住,去住过三个月下宿。房东出租的那个房间又老又破,晒不到太阳,也没有空调,感觉很阴森。我住进去后得了湿疹,后来总是“鬼压床”:意识是清醒的,但梦见鬼来摸我的手,一直摸,摸到脖子,但就是睁不开眼。醒过来后也不敢开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狂哭。那时候就想,我不要住这种地方,我要走。

  再后来就租到了现在的这个one room。月租大概3400元人民币,保证金3万元,中介费花了1400元。我们学校附近房子都很旧,设施都很破了。但是我现在觉得挺知足的,有的同学租金比我少600块,只能租到我房子的一半大。还有朋友住考试院,因为不通风又潮湿,很憋屈,住着心情不好。我那个朋友得了湿疹,坐飞机回家去治病。

  对留学生来说,这么多的房租,平常如果在外面吃饭的话,每个月起码要1万块。首尔的物价是我云南家那边的6倍,地铁费也每年都在涨,底价从我刚来时的1000零几块韩元涨到现在的1300。还好,今年8月24号毕业,我马上要回国了。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