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资料
  • 资讯
  • 报告
  • 课程
  • 百科
十月活动

带娃去上班 面向女性的共享办公商机待挖

  2018-03-05 09:04:34   来源:迈点网  作者:Beverly编译

手机阅读

  让孩子得到照料,同时自己也能为事业打拼,面向父母的共享办公,势必迎来发展高峰期。

  

  共享办公满足了企业与职场人士的办公需求,针对细分市场,解决用户痛点,一些运营商开始专为职场女性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部分运营商则将目光瞄准了托儿服务,这也是职场父母们最为关注的问题。

  刚刚起步的蓝海市场

  今年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和弗吉尼亚州北部将开设或扩展约6个共享办公空间,提供针对女性的服务或儿童托管服务,其中包括位于曼哈顿的女性专用共享办公空间Wing,其将于4月将办公空间扩大到10000平方英尺。另一家弗吉尼亚州维也纳小镇的共享办公运营商Play, Work or Dash,其共享办公空间设有儿童托管服务,最近业务翻了一番。

  美国专为女性而设的共享办公空间还真不少,其中包括位于圣路易斯的Rise Collaborative Workspace,面向的是女性企业家。在洛杉矶、旧金山和纽约,面向女性的Quilt支持成员轮流举办研讨会或在家进行工作会议。

  纽约市一家非营利性研究机构Families and Work Institute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Ellen Galinsky表示:“这些企业家意识到行业中存在的不足,她们正在完善这个领域。”

  面向女性的共享办公空间在过去一年内实现了增长,性骚扰和同工同酬等职场问题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Galinsky指出,对母亲而言,首当其冲的是孩子的照看问题。国际排名显示,美国在为父母提供托儿、育儿假和病假方面落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

  据人力资源管理协会发布的2016年全国雇主研究报告数据显示,只有7%的传统雇主在工作场所或工作场所附近提供托儿服务,5%的雇主在员工无法安排托儿时会提供备用托管服务。

  专家称,共享办公空间可以提供一些解决方案,但其影响可能仅限于他们的员工。

  华盛顿公平增长中心主任兼首席经济学家Heather Boushey表示:“把这个问题交给市场,市场会对高管给予支持,而数百万其他需要这类服务的员工却没有被给予足够的重视。”

  去年年底在曼哈顿开设的首家共享办公空间的The Wing主要服务于年轻的职业女性。公司在纽约市的两个办公地点入驻了2,000名会员(申请人数达13,000名)。联合创始人Audrey Gelman表示,约一半的成员是企业家或自由职业者,其他人则为传统行业的职员。

  和大多数面向女性的共享办公空间一样,Wing通过提供薪酬谈判培训和组织不同行业的女性聚会等措施为女性提供专业化的帮助,2018年还将围绕营养和健康、不孕不育和其他女性关注的问题,和成员们共同携手应对。

  Gelman表示,她们的成员里很多人都是母亲,该公司也在密切关注儿童看护服务。

  Play, Work or Dash的创业故事

  因没有弹性的工作时间,儿童看护服务的选择也很有限,作为一名母亲,Nicole Dash于2016年美国弗吉尼亚州泰森斯角附近的一座两层楼联排别墅中开设Play, Work or Dash ,成为了公司的所有者及创始人。

  大约10年前,Nicole Dash开设了她的第一个业务,一个家庭日托和学前教育机构。Nicole喜欢和孩子们相处,同时她也在寻找一种方式,可以在赚取收入的同时能和自己的孩子呆在一起,而开托儿所也能让其他孩子得到照顾,让孩子的父母能够安心地打拼事业。

  由于Nicole的博客 Tiny Steps Mommy名气逐渐打响,2012年,她被介绍到一个社区,并加入了当地的女性网络团队,为女博主和小企业主组织了一次会议。不久后,Nicole开始推出数字营销咨询业务,以帮助其他企业主和博主发展她们的品牌。

  在开展自己的业务时,Nicole发现,很多父母非常的忙碌,他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而可靠的学龄前托儿服务又极其匮乏。

  一次偶然的机会,Nicole接触到了共享办公的概念,她最初考虑的是为公司租一个空间让孩子在那里玩耍,但后来觉得这样做还远远不够,因为学龄前的孩子必须要有人照顾。2015年,Nicole开始着手启动Play, Work or Dash,在这里,父母既可以为自己的工作打拼,又能让她们的孩子得到照看,最重要的是,费用非常经济实惠。

  Play, Work or Dash的客户主要为盖恩斯维尔和温彻斯特的女性员工,她们可以租赁一年或者按小时租用一间会议室,以便能在星巴克或在家之外有正式的场所与客户会面。

  Nicole表示,自开业以来,公司业务每个月都在增长。

  在 Play, Work or Dash,6个月大的Zachary Vizcaino在玩耍,而他的母亲 Emily就在旁边工作。(图片来源:Sarah L. Voisin /华盛顿邮报)

  焦头烂额的父母看到了希望

  Emergent Research合伙人Steve Kin表示,共享办公与托儿所合作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其追踪行业合作情况发现,于2008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开幕Cubes & Crayons只坚持了大约18个月,还有许多其他的尝试也失败了。

  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两个行业的监管不同,一边管制比较松散,一边监管比较严格,需要有专业的知识和管理有效地结合两个模式。

  在过去的一年中,两者结合的模式开始崛起。

  虽然这类共享办公大部分迎合的是女性市场,但作为非常重要的角色,也有一些企业向父亲敞开大门。

  Workafrolic计划晚些时候在Eckington 开业,创始人Naomi Rasmussen表示,迄今为止,有越来越多的男士成为注册会员。该公司创始人原来从事国际发展工作,有了孩子以后在在家兼职工作了一段时间,但感觉没有什么成效,后来她雇了一名保姆,投入全职工作。“然后我发现,这样做根本没多少时间见我的儿子。”于是她辞掉了工作,开始创业。

  在Workafrolic,父母看护孩子三小时,然后离开半小时后再回来。

  而Play, Work or Dash限制员工每天最多和孩子待三小时,与体育馆托儿中心的规定是一样的,但标准没这么多。

  Hatch 的联合创始人Kelsey Lents与JP Coakley是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商学院的学生,在读工商管理硕士期间,两人都生了孩子,她们发现儿童托管的现状很糟糕。

  “如果把孩子送到传统的托儿所,你只能早上把孩子送过去,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再把孩子接回来。”Lents表示,Hatch希望为父母们建立一个社区,开创“父母工作新理念”。

  她们的共享办公空间或于秋季在华盛顿西北部开放,将提供全天候的,带有持照儿童托管。

  Lents是一名建筑师,她的丈夫曾是核电行业的审计师,为了让孩子在合规的儿童保育中心得到照料,他们每个月要支付2,100美元的全日托儿费,比该地区托儿中心的平均费用高出约250美元,如果只托管半个月,则需要支付1200美元。

  这样一笔费用对大多数父母来说是不小的开销,如果在共享办公,每个月的开支则为300美元,在 Play, Work or Dash,非会员开一个90分钟会议,需支付26美元,和聘用保姆照看孩子相比,更具有竞争力。

  美国大学法学教授Ezra Rosser表示,他每周带他的儿子到共享办公两次,以便让他的妻子可以在家工作而不会分心。

  在中国,家里的长辈帮忙带孩子是很普遍的,但在美国却不一样。美国多数家庭都是夫妻自己带孩子,父母只是偶尔帮助短时间照看。注重金钱、精神与生活上的独立的美国人在成立家庭之后,孩子的抚养与照顾通常由夫妻双方共同解决,因此解决学龄前的儿童看护问题,对于他们而言非常紧迫,经济上的压力使得他们没办法负担起过高的儿童托管费用,安全问题也是父母需要慎重考虑的。

  让孩子得到照料,同时自己也能为事业打拼,面向父母的共享办公,势必迎来发展高峰期。

  (本文由迈点网编译自theday.com,原题《New co-working spaces offer women career and child-care help》,内容有改动)

分享:
锦江之星白玉兰酒店

关注我们

迈点微信二维码迈点微信二维码